西北大地且行且思(黄柏江)

阅读次数:1395

作者 数学系86级 黄柏江

 

    缘起:一位好人办了一件好事,因此得以有机会和一帮同道人第四次踏上西北的土地。行程是完全的观光旅游性质,一路走马观花,这景那景的其实并引不起我多少热情。但如同见了老朋友,热情固然少了些,但彼此的感受却难免一次深似一次。所以,且行且思,也是一道别样的风景,一曲难得的旅歌。

    关于西北:二十多年前的夏日,在上海的街头洒了一腔青春的热血,最后以集体的名义收获了许多无奈却必然的误解。几个热血未干的同学一合计,便决意到西北的土地上去抒一抒胸意,闻一闻黄土的气息。于是,在90年的夏日,开始是四个,后来是三个,带着几个人只够来回一趟火车票的钱,在西北的土地上硬是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浪游了一个月,西安、铜川、南泥湾、延安、安塞、盐池、宁川、兰州、夏河、临夏(拉卜椤寺、桑科草原)、张掖(腾格里沙漠)、武威(山丹军马场)、嘉峪关、敦煌,一路风餐露宿,四处化缘,实在没办法的时候也耍一点小无赖,最后怀揣三元钱凭着一张站台票,从柳园车站上车和着开水吃着锅灰独自回到了上海。一路下来,八百里秦川的绵延、黄土高原的神秘、戈壁沙漠的无边、草原的壮美自然饱了我这一双看惯了江南小桥流水人家的双眼,震憾了我青春的心灵。而西北人的善良、热情、朴实、豪爽,对于几乎处于流浪中的我们仿如春天的暖。自此以后,对于西北,便有了一份别样的情,念着西北的地,仿佛能感受到她的暖,见着西北的人,油然而生一份亲切,忍不住要上前拉一拉家常。所以,这一次观光式的西游,本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但想着又有机会在西北的土地上踏一踏脚,终于还是随了行程。

    关于敦煌:伫立千佛洞前,但凡稍有点文化和历史情怀的人,在折服于千佛洞的奇和美之余,终难免要一声叹息。作一些假如王道士如何如何的暇想,但是那个道台呢?那个王朝呢?其实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总是垒起一个土堆,而后毁灭一个土堆,再重新垒起一个土堆。有些土堆中杂以金和银,而有些土堆也就一堆土而已。谁能够捡起那些土堆中金和银,完全取决于拾者的慧眼,并不必然近水楼台先得月。对于人类,垒土和拾金却是同样重要的事。

    关于玉门关:很多人想不到“春风不度玉门关”中的那个玉门关会是这个样子,简直一点美感也没有。但美是属于过去的,谁告诉你现在的玉门关依然如故了?!连关也没有,这就对了,要是还是那个关,那倒反而有些荒诞了。

    关于雅丹地貌:沧海桑田,变是永远的,很多事很多人只是有待来日。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面前,人类的雕虫小技真不算什么。所以有人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但许多时候是:人类一行动,上帝就沉默。

    关于塔尔寺:爱因斯坦说:“宗教是人类对宇宙的敬畏!”这是我看到过的关于宗教最好的解读。什么叫深刻,我想这就是了。在宇宙面前,人类所知实在太少,因为所知太少,所以留一点敬畏,真是最好不过的事。一位北京导游带了一个藏族团,他们的秩序和效率令他惊奇不已,我想也许是因为他们心存敬畏。但凡对这世界心存敬畏者,总不会偏离大道。否则,还真难说。不仅邪道,常常是无道。

    关于青海湖:既然是圣湖,人为什么还敢如此恣意?那么多杂乱的房子,那么多轰鸣的船只!那份敬畏呢?塔尔寺的双眼在注视着。

Copyright (a) 2001-2019   夏雨驿站    友情链接-杭州正原电子有限公司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