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及马一 | 马勒和他的第一交响曲

阅读次数:2193

背景音乐:马勒 第一交响曲

Symphony No. 1 “Titan”
A 1. Langsam. Schleppend. Wie ein 14:33
Naturlaut – Im Anfang sehr gemächlich
B 2. Kräftig bewegt, doch nicht zu schnell – 7:03
Trio. Recht gemächlich
C 3. Feierlich und gemessen, 10:45
ohne zu schleppen
D 4. Stürmisch bewegt 17:41
Lieder eines fahrenden Gesellen

 

资料来源:

http://www.classical8.com/read.php?tid=3876

D大调第一交响曲“提坦”(或“巨人”)

马勒的首部交响曲标题为Titan,是希腊神话里的巨人。这部作品首演时,反响相当差,但现在,人们已经能认识到其价值。由于它时长相对较短,需要的乐队相对适中,所以近年来很流行,演出也多。全曲四个乐章,全长50到60分钟。

第一乐章约15分钟,好像春日渐来,万物复苏。开头有点混沌初开的感觉,据说是受贝多芬第九交响曲首乐章的启发,或者说是向贝多芬致敬。其实马勒的第二交响曲也可以和贝九相对比,都是末乐章回顾先前的主题,然后带入合唱。小号吹出的一个昂扬、召唤似的乐句,在之后多次重现。该乐章以兴奋的欢歌结尾,可以理解为春天的欣喜,或类似的觉醒情绪。定音鼓的独奏也可以和贝九第二乐章相参考。

第二乐章不到10分钟,叫做“扬帆前进”,是谐谑曲式,呈ABA结构。A部分(谐谑曲Scherzo)是信心满满、大踏步一样的进行,B部分(三声中段Trio)显得更加安静、柔和,但主题的节奏型没变。

第三乐章10分钟出头,是一出滑稽的葬礼进行曲,主旋律是熟知的《两只老虎》,由低音乐器奏出,逐渐整个乐队加入。中间插入了一段街头音乐,更添加了荒诞和错乱的感觉。正因为马勒经常将民间音乐信手拈来,在当时被批评为“低俗”。对该乐章的理解众说纷纭,因为其意象似乎与前后乐章很不搭调。马勒的灵感来源于一幅画,名为猎人的葬礼,描绘了猎人死了,小动物们抬着他的棺材、吹着音乐前进。乐章中一些幼稚、奇怪的元素,可能就与小动物的意象相关。贝多芬第三交响曲“英雄”的第二乐章,被罗曼罗兰形容为“全人类抬着英雄的棺椁”,措辞类似,风格迥异,可互相参考。

第四乐章最长,20分钟左右,体现了从地狱到天堂的历程,开头一声巨响,然后是音效大秀,山崩地裂、巨石倾倒、地狱张开险恶的大口,群魔乱舞,一幅灾难片一样的景象。经过了漫长的发展,有宁静,有沉思,有奋斗,有前进,有回退,最终上升到天国,结束于光辉的颂歌。该乐章标题中的“天堂”是否具有宗教意味,也是仁者见仁;有人认为,马勒所抒发的信念是基督教的,有人正相反,认为这代表着异教形象潘神的觉醒和胜利,还有人认为,这只是对个人生命的反映,“地狱”和“天堂”都是比喻。

 

马勒和他的交响曲

古斯塔夫·马勒是奥地利犹太人,晚期浪漫主义作曲家之代表,在音乐史上处于承上启下的位置,他一方面继承了浪漫主义的丰厚遗产,一方面又极大地影响了现代派音乐、第二维也纳乐派。

在马勒生前,人们所欣赏的,主要是作为指挥家的他;但如今人们铭记的,主要是作为作曲家的他。他的作品在当时,很不受批评家和听众的认可,也被冷落了很长一段时间。由于其犹太人身份,马勒的音乐在纳粹德国被禁。

直到六十年代,人们才认识到其作品的价值;如今已经是大红大紫,成了最经常被演出的作曲家之一。马勒生前称:“我的时代会到来。”又说:“理查施特劳斯的时代之后,就是我的时代。”可谓有先见之明。

然而马勒的作品,还不是随便找个指挥和乐团就能演出的。因为其技术难度和表现上的难度,都相当具有挑战性。

马勒有这么几个特点:

第一,人海战术。乐队奇大,动辄就上百人,有时还动用人声。其第八交响曲被称为“千人交响曲”,意义不言而喻。该作品中完整的四部合唱团就有两个。

第二,作品超长。别说和莫扎特他们比了,就是和贝多芬舒伯特他们比起来,马勒的交响曲也都长出将近一倍,最长的达100分钟,最短的也接近一个小时。说句笑话,他是“五十分钟以上交响曲预防委员会”的重点监察对象。

第三,音效奇特。马勒在学生时代当过乐团打击乐手,可能与打击乐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作品中也变着花样地使用各种打击乐器,除了常见的鼓、镲、三角铁之外,还有钟、木琴、钢琴、响板,以至于编制、树枝,还有“臭名昭著”的大铁锤。

第四,织体繁富。马勒对各种乐器的使用变化多端,尤其喜爱铜管乐器。他能用常规的作曲手法,让乐器发出奇特但有趣的音响,并且互相搭配起来,表现力极为丰富。他可以像魔术似的变化和发展旋律,让简单的几个音衍生出无穷的音乐。在晚期作品中,复调音乐的影响更为明显,多个声部具有相等的地位,不仅写起来极难,演奏起来也容易失之偏颇。

第五,情感极端。伯恩斯坦说过,马勒是个矛盾而极端的人;别的作曲家也有欢乐和悲伤,但没有谁想马勒这般,欢乐时如此忘乎所以,悲伤时又如此肝肠寸断。他的音乐轻盈时,好像室内乐一般清净;厚重时,又比世界末日更厚重。马勒是个敏感到神经质的人,典型的四型人格,沉浸于自己的感情当中,享受着自己的痛苦,并且用放大镜把它呈现给别人看。有人讨厌马勒,觉得他病态、冗长、小题大做,但不可否认的是,马勒的作品中有别处难找的情感深度和广度,听他的音乐,也可以得到非凡的情感体验。

然而,听马勒的作品,也有一些困难,听惯了传统的音乐,会不适应马勒的表达方法,觉得他刺耳、难听。想起第一次听大地之歌的情形,第一句一出来就把我吓得赶紧关掉了。当时我的印象只是“这是什么鬼东西”。不过多听几次,才会觉得,原来看似混乱而难听的音乐,竟然如此合情合理,如此高妙,以至于感叹人类智慧竟能达到这样的成就。

许多感受,都是听了至少五遍,才初露端倪。“马勒应该感谢录音技术。”当我第一次听马五的时候,只觉得是一堆乱糟糟的音符凑在一起;现在有了CD,在家里慢慢品,才能有点收获。也难怪当年首演的时候,反响那么差;听众必然是茫然不知所云,丝毫不得要领。

然而对于新人而言,听一遍都是要耗费很多时间精力的;如果听的时候还无法理解,就更感到要崩溃了。所以只能逼着自己听下去,听下去,跟着想,跟着体会,不能觉得烦躁。事实说明,这样做还是很明智的。

 

Copyright (a) 2001-2019   夏雨驿站    友情链接-杭州正原电子有限公司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