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c小调第二交响曲“复活”》

阅读次数:1156

 

c小调第二交响曲“复活”

全曲五个乐章,全长约90分钟。

第一乐章约20分钟,是马勒之前写的一个小些的交响作品Totenfeier(死亡庆典)的改编版。一听这名字就知道,又是葬礼进行曲一样的东西。确实,马勒对生死存亡的问题很在意,说白了就是特别怕死,在作品里也有所体现。这第一乐章,总体情绪是躁怒的,开头就不祥,中间虽然有时候有点优美和可爱,但也被压抑地扼杀,尤其是被暴力的铜管乐器打下。高潮部分的张力大到了极点,铜管乐器喷出极不和谐的小二度,以两声刺耳的巨响作结,仿佛巨大的高塔轰然坍塌,象征着伟大形象的崩毁和死亡。马勒自己说,这乐章的主角,就是第一交响曲里的英雄。最后葬礼进行曲节奏重现,好像渐渐远去,但最后辛酸的号角和弦乐下行,又强调了该乐章的悲剧色彩。

第二乐章约10分钟,是倒叙一般的回想美好时光,也比较舒缓优美。中间有一段较为严峻的乐段,虽然风格有变化,但基本音乐内容相似,寓统一于对比之中。可以理解为回忆过去的苦涩和郁结。

第三乐章约10分钟,是个挺复杂的谐谑曲,来源于马勒之前写的一首歌曲,讲圣人安东尼给鱼传教,鱼都听得一愣一愣,当时都点头,但等圣人走掉之后,又跟原来一样傻。所以该乐章里面有一种嘲讽的意味。小号总会带来一个昂扬的、乐观的主题,但有一段的意图很明显,这个上升的动机被重重压下,可理解为伟人的失败,或寻求解脱而未遂。最后以安静结束,象征着事业没有达成,并为第四乐章做准备。

第四乐章叫“原光”,约5分钟,加入了女声。全曲舒展、柔和,形成了一个过渡。歌词很美,大意是要从宗教中寻求慰藉。中间的几句,讲我从哪里来,也要回到哪里去;同样的旋律渐强重复,可以说是点明了复活的主题。

第五乐章在30分钟以上,是个重头戏,也是复活的核心内容。先是一声巨吼,然后仿佛出现了新天新地的幻影,之后段落鲜明,好像走马灯一般,回顾了首乐章那样的苦闷、失败和沉默。可与弥撒中“愤怒之日”媲美的激动鼓声,好像召唤死人从坟墓中升起,并形成了一段慷慨、强烈的进行曲,好像长征前往胜利。

但为了增加戏剧性,正要到达顶点的时候,第一乐章山崩地裂重现。这时合唱加入,再次引领前进,从极弱渐强,直到最后再一次灿烂辉煌的颂歌,和着两女声此起彼伏的激动旋律,在管风琴的嗡鸣和神圣的钟声中结束,象征英雄得到了永恒的生命。

这部交响曲的结尾极为辉煌,在马勒的作品中,只有第八交响曲可与之相比。然而其先前的情感历程,要比第八更复杂、更有意思。前教皇若望保禄对该作品十分欣赏。

Copyright (a) 2001-2019   夏雨驿站    友情链接-杭州正原电子有限公司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