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的根本问题是税收问题

阅读次数:1003

编辑整理 计算机系85级 章越(微信公众号:追风筝的人)

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
关注该公众号

 

自2015年8月26日起,政府重新启动放松银根的政策,试图通过降准降息遏制经济加速下滑的势头。不过,我预测未来的效果可能并不理想。降准确实释放出了大量的货币,但这些货币能否进入到实业呢?现在银行都知道实业很难挣到钱,尤其是民企,因此,银行就是有再多的钱也是惜贷的,银行不良资产也压力山大啊。真的只有通过大手笔减税,让实业挣钱,释放出来的钱才会流入实业。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本月27日表示前七个月税收收入78793亿元,为2010年以来同期增长最低水平。我认为,政府目前不应因财政收入呈现下降趋势而缩水减税力度、推迟税制改革力度或者征收"过头税"。实际上,中国经济的根本问题是税收问题,税收问题解决好了,经济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一、只有在减税的条件下,放松银根才能够刺激经济

目前中国企业税负很重,大量企业根本赚不到钱或者干脆就是亏损,在这种情况下,抑制了资金流向实体经济的冲动。相反,大量的资金流向了股市、楼市。最近这轮短暂的牛市,我的观点是资金推动的结果,因此,呈现出了典型的“猴市”特征,忽上忽下的。虽然政府鼓励“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但资金却没有听从这个召唤,资金本身的趋利性,它的保本增值本能,在实业不好做的情况下,就只好炒股炒房了。可以说,税负很重,极大地消耗了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经济的空间。这个不是我瞎说的,我是有理论依据的。大家可以看看下面的费雪定律。

费雪定律的公式是MV=PQ,在V(资金周转效率)不变的情况下,注入M(放松银根),可以刺激经济(商品价格P上涨或商品数量Q增长);但是,在V不断降低的情况下(甚至趋近于零),即便是不断注入M,刺激经济的效果都将会锐减(无法维持价格P或产能Q增长)。换句话说,放松货币(增加M)是有约束条件的,QE不会永远是万能的,特别是在V已经出现严重问题的情况下(趋近于零),M的增加非但不能解决问题,还极有可能导致灾难性后果(恶性滞涨)。

目前大量资金并没有进入经济实体,实体经济的资金周转效率不断降低,尽管市场中存在大量的闲置资金,但实体经济却缺乏资金甚至出现了钱荒的怪现象,其根源在于过重的税负阻止了资金进入实体企业,结果是过剩的产能淘汰不了,产业升级不了,实体经济降入恶性循环中。

可以说,当前经营企业的投资回报率太低,经营企业甚至成了高风险的活动,降准降息释放出来的钱,多半是找机会投机赚钱去了,这样才是风险最小的买卖。其实这种情形在以前货币宽松时已经大量出现,必须依靠减税的财政政策了。

二、只有在减税的情况下,才能搞活企业,培育税源

目前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速放缓,财政收入呈下降趋势,政府"钱袋子"变紧,其根源在于企业盈利能力差。应对这种情况,其实,我们老祖宗已经给出了方法,在《论语·颜渊》中早有记载:鲁哀公问孔子的门生有若:“荒年收成不好,国库里钱不够,应该怎么办?”有若回答说:“能不能将老百姓的税从百分之二十减到百分之十呢 ”哀公说:“收百分之二十的税,国库里的钱都不够,如果减到百分之十,那不更惨了吗?”有若再回答道:“如果百姓手中没有钱,国库里又怎么能有钱呢 如果老百姓手中有了足够的钱,你又何必为国库里没有钱发愁呢 ”这其实反映了儒家的“富民”思想:对百姓施加仁政,实现轻徭薄役,坚持藏富于民,税收总量才会增加。这其实就是古代版的“拉弗曲线”,由此看来,古代有若的想法与现代“拉弗曲线”的理论不谋而合。

“拉弗曲线”说明了税率与税收收入的关系:当税率的提高超过一定的限度时,企业的经营成本提高,投资减少,收入减少,即税基减小,反而导致政府的税收减少。

中国的“拉弗曲线”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呢?请参见下图:

图:中国的拉弗曲线


数据来源:财政部

备注:1994年至2014年期间,税收增长和宏观税率之间的关系大致分为四个阶段:(1)1994年-2000年期间,税收年均增速为17%,宏观税负均值为11%,属于“低税率,低增长”阶段;(2)2001年-2005年期间,税收年均增速为18%,宏观税负均值为15%,属于“低税率、高增长”阶段;(3)2006年-2010年期间,税收年均增速为21%,宏观税负均值为17%,属于“高税率、高增长”阶段;(4)2011年至今,税收年均增速为13%,宏观税负均值为19%,属于“高税率、低增长”阶段。

既然中国的“拉弗曲线”得到了数据支持,政府就应全面大手笔减税,让宏观税负尽快告别“拉弗曲线”的右下侧,把钱留给企业,让它们有自我发展与增长的基础。当成千上万的企业效益提高了,政府的财政收入自然就会增加。

长期以来,政府口口声声要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那就真拿出减税的切实行动来吧。

三、结语

上世纪80年代以来,西方国家形成了一轮世界性的减税浪潮。资料显示,这些国家的实际税收收入并没有降低,反而呈现上升的态势。其原因,一是减税政策有效地激励了投资和消费,经济增长扩大了税基;二是纳税人偷逃税的动机减弱,带来更多的税收收入。

中国目前的减税主要应该体现在增值税、个人所得税和营业税方面,不能再蜻蜓点水了,要猛一点,至少要让小微企业的税负减少一半。采取减税政策,不仅不会造成财政收入的减少,反而会增加财政收入,让中国真正焕发出全民创业的热情与活力,走上民富国强的良性发展道路。况且,我们老祖宗在2000多年前就是这么干。

 

【免责声明: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络,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并不对文章观点负责。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Copyright (a) 2001-2019   夏雨驿站    友情链接-杭州正原电子有限公司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