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白:你需要知道的创新思维和模式

阅读次数:1236

来源:《知识分子》   作者:鲁白 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生物系

原编者按:

创新创业渐成社会热潮,然而并非每一个灵光乍现的想法都能成就为一番事业。创新有道,创业有方。如何培养创新思维?创新的探索有哪些模式?怎样让创意一步步变成现实、走向成功?
9月18日,清华大学教授、《知识分子》主编鲁白在清华研究生学术与职业素养讲座课程中开讲,从了解环境、创新能力、创新方式三个方面深入讲述创新思维和创新模式。《知识分子》今日刊发演讲实录,以飨读者。


演讲者|鲁白(清华大学教授,《知识分子》主编)

今天我从三个方面讲讲创新:第一方面,了解环境。不管做什么,你必须要了解周围的大环境和小环境,包括国际、国内和你现在学习的清华的环境;第二方面,创新思维。不管今后从事什么事业,创新的思维非常重要。我将结合个人体会谈谈如何培养创新思维;第三方面,只有创新思维还不够,有时不仅要了解到想做的某件事情重要,而且做事的方式更重要。因此,我要讲一下创新的模式,即如何提高自我修养。

一、了解环境

首先,大家要读书,不仅阅读专业书,更要读杂书。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是一位《华盛顿邮报》资深记者,时政评论家。他曾写过一本书,叫做《昨日辉煌》,说中国现在做的很多具有战略眼光的事,曾经是美国人做的,是美国人引以为自豪的东西。但美国现在不做了,或者说没有能力做了。他认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经济,需要有政府支持的五大支柱。第一是政府投资教育,从小学到大学,还有研究生教育;第二是政府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如铁路、公路、码头和互联网;第三智力引进,对美国而言主要是移民,中国则是吸引海归;第四是政府研发(R&D)的投入,在美国有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等,在中国有自然科学基金委,科技部等;第五是政府对经济的宏观调控,尤其是对金融市场的监管,这些过去美国做得很好,而现在则是中国做得比美国好。

从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经济平均每年增长10%左右,发展迅速,这是什么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搭便车。台湾有个著名的制造电脑的宏基集团,它的老总施正荣30年前倡导“老二哲学”,说做老大往往在产品开发时冲在最前面,把市场打开,他当然要拿最大的市场份额。但老大往往投入巨大,很辛苦。老二则没有那么累,等到市场打开后,马上跟进。中国在过去的30多年恰恰是实践了“老二哲学”:跟在发达国家后面搭便车。第二个原因是大市场。这个原因今天还在,可能还更大;大批中产阶级的崛起创造了巨大的购买力。第三个原因是改革红利,过去中国的一些体制束缚了生产力发展,所以一改革马上把红利爆发出来。不过,经过30多年的高速发展,一系列的问题也随之出现,如交通、能源、空气污染、医疗、教育和养老等。

从飞速发展变成可持续发展,从中产阶级的崛起到一系列问题的出现,教育应该怎么应对?清华大学要走在教育改革的前沿,我们必须进行一系列的探索改革,大家可以一起参与进来。

《中国大趋势》一书的作者约翰·奈斯比特是一个未来学家,上世纪80年代曾经写过一本书叫《大趋势》,预见了世界的能源危机、恐怖主义、金融崩溃,等等。1984年,江泽民曾经请他写一本关于中国大趋势的书,他当时没答应。后来他到中国生活了9年,进行深入的研究,才写了《中国大趋势》。他把邓小平研究得非常透彻,比如所谓“摸着石头过河”,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改革开放是唯一的出路;走中国特色发展之路,等等。根据这些思路,这本书预见了今后中国发展的一些事情,现在看来还很准。如果我们用类似的方法学,看看现在的一些主流思想,大概也可以对中国的未来有一些预测。

经过几十年的一系列改革以后,中国开始逐渐有了自己的改革后的文化。这个文化大概可以这样描述:一是敢想敢做,在今日中国,这种精神相当明显。有不少人认为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实现理想;其次是对工作充满热情,很多人工作是非常努力的,这已经不是单纯地为了追求好一点的生活,而是对事业、对生活充满了激情;最后我还想到一条是勇于创新,就是不循规蹈矩,做一些人家前面没有做过的事情。

从国际到国内再到清华。大家也许注意到清华大学近年的一些变化,总起来说大概在这四个方面:第一是国际化,这是建设成世界一流大学必不可少的一步。国际化其实是两方面:清华要走向世界,也要把世界引到清华。最近发生的一件比较大的事情就是清华与国外大学联合办校,如清华-伯克利深圳分院。甚至可以把分校开到美国,比如与在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一起建立一个全球创新交流学院(Global Innovation Exchange, Gix)。还有苏世民学者项目,把世界最优秀的年轻人才吸引来来清华,是培养全球未来领袖的计划。

小的层面,是学生要国际化。希望以后在座的研究生,10%~15%应该是全球的同学。站在这个讲堂上的老师,应该包括有黑皮肤的或者黄头发的,这才是国际化的大学。

为什么要国际化?因为这是清华走向国际一流大学的唯一途径。我们在学术评估方面一定要按照国际标准,人才的水平一定要在世界上有可比性。我们的教学教育一定要符合世界发展的大趋势。我们的学术道德规范也一定要是国际上公认的。

第二,要做这一切事情,体制机制是最重要的保证。因此,清华和北大现在正在做的一件意义深远的事情,就是人事制度改革。其关键就是择优用人,有流动性,有进有出,这样才能将最好的人才引进和留住。具体作法是tenure-track制度,向全球公开招聘,用具有全球竞争力的支持力度,用国际小同行进行评估。清华的生命学院和医学院先走了一步,是学校的试点,五年前做了。现在tenure-track的制度正在全校推广。

第三是教育教学的改革,在今年全面展开。现在的形势变了,我们的教育教学也要改变,这个我下面会展开来讲。

第四,要做这些事情我们需要很多资源,所以就会花很多力气拓展资源,这个资源不仅仅是捐款,还有跟地方政府的合作,以及风险资本,技术转化研究院,清华控股,校友,社会资源,等等。

我们现在的教育教学能不能适应现在世界形势的变化?能不能适应中国的改革开放?能不能适应未来的发展?总结起来大概可以从以下方面探讨:

一是全球化,地球是平的,互联网使全球交流变得非常容易,人才、资本、技术和信息快速流动,人际联络日益紧密。全球化给人才培养提出了什么要求?就是要提高你的交往能力和表达能力,要有全球视野,具备国际竞争力。

第二是人类社会深刻的转型,全球在转型过程中,产生了一系列问题,如环境污染、资源稀缺、贫富悬殊和公共卫生、安全的威胁等。同时,我们的经济模式、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社会结构等都发生了巨大变化。这对我们的教育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新的领域层出不穷,人才需求在改变,人才成长方式也与过去不同。你要紧紧抓住新的发展模式,以开放带动改革,以改革促进发展。

第三是中国崛起。中国正在进入全面深化改革,以创新驱动发展,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实现“中国梦”。这样一个转型期特别需要各行各业的领军人才。这需要“三位一体”的教育,即全新的价值观、能力跟知识结构。我们到学校不仅仅学知识,培养能力,还要有全新的符合现代世界发展的价值观,要能够解决中国自己的问题。

第四是科技革命。互联网、大数据和基因检测等新技术不断涌现,使整个社会的技术快速发展,快速发展急需拔尖的领军人才,需要具有企业家精神、适应能力强的创新创业人才。

我们请了一些专家、校友、毕业生,来谈谈清华校友、毕业生在现代社会上有哪些不足,在分析的基础上再来制定培养计划。清华学生有很多优点,我们在此先不讲。关于不足的地方:我们有些学生功利心强了一些,有时过分注重结果,而不关注这结果是如何得到的。学习的激情弱了一点,很多学生不是为了兴趣学,而是为了目的,为了功利而学。还有就是我们有些教授经常说的,清华学生的均值大,方差小,个性化不足。大家都很优秀,但杰出的少。我们的学生很能完成任务,但很少发起项目。另外就是我们不太善于有效利用周围的资源,也很少挑战我们的老师和权威。

另外,清华怎么定位自己呢?今天的大学跟过去的大学不太一样,但大学的最终目的没有变,还是教学和科研。清华大学所处的地位更需要发挥领军作用,引领其他院校、引领中国教育教学进行改革。

总结一下,教学教育的改革,要重视下面几个方面:要重视企业家精神的培养;要鼓励源头创新,我们过去可以复制,但随着经济的发展,我们更强调源头创新;要追求颠覆性技术;要推动大跨度的学科交叉;还要有高科技创新型企业的参与。

二、创新能力

先定义一下创造力。创造力是一种解决问题的能力,但不是简单的解决问题,它是用一种人家想不到的(方式)解决问题,Solving problems in imaginary ways。今天我来讲讲我对怎么提高创造力的一些思考。

关于创造力的几个误解。第一,关于创造力,有人说艺术家才真正有创造力,比如毕加索、罗丹,他们是在创造。但这其实是不一定对的。比如发现DNA双螺旋结构的科学家Watson and Crick。他们是具有非凡的创造力的人,DNA双螺旋模型是到今天为止影响生命科学最大的学说。提出这个模型需要巨大的想象力;第二个误区是一定要有一定的技能才可以创新,这个想法也是错误的。举例来说,梵高的绘画技能一点也不高超,但他创造出了划时代的作品。创造力不等于经验,有时候经验太多反而束缚创造力;第三个误区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才会有创造力,但生物学之父、进化论的提出者达尔文,据说智商一点也不高。现在科学研究发现,创造力是可以学习的。英国剑桥大学分子生物学实验室(MRC)出了大概14个诺贝尔奖得主,他们是通过互相学习来提高创造力。我特别强调这一点,必须要对自己有信心,每天照着镜子说三遍:“I am creative,I am creative,I am creative”。

情感障碍。要去创造的话,在情感上会有一些障碍。比如fear(害怕),fear表现在很多方面,不敢冒险是最明显的一种。美国一位很有成就的另类导演Woody Allen说,“If you are not falling now and then, it is a sign that you are playing it safe”。还有,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行为跟周边的人没有大的差别,否则人家就会觉得你怪怪的,这种fear使得你的创新能力下降。也就是说,寻找比较安全的做人方式压抑了你的创造力。另外,当有一个好的想法和创意时,很多情况下需要坚持。也许大家都会说这个想法很蠢,这个想法做不成,但是你一定要坚持,坚持才能让一个有创意的想法最后得以实现。最后,少一点批评,少一点评判,多一点鼓励,让你的想象力展翅高飞。

文化障碍。中国的文化其实是不太鼓励创新的。创造性很多情况下不是按照逻辑思维和线性思维来发展。在我的实验室,我经常会要求一些同学多做“thought experiments”(思想实验)。也就是说,想到一个想法并不一定要做,但是你要从头到尾将整个题目想出来,先做什么,后做什么,假如出现这样的情况怎么办,这种结果怎么解释,这个解释有什么意义,等等。最后写出一个研究提案,但不一定要去做。人生时间有限,一定要做最有意义的题目。这样做,至少你有很大的时间花在想问题上。我们现在很多学生,习惯于老师告诉我做什么,我就去做什么。但事实上,你今后从事的很多事情不是人家告诉你的,而是你要自己去想的,而且不光是要想到这个东西,还要从头想到尾。另外,假如你每天非常紧张,你是没有创造力的。你要有一定的时间喝咖啡或者和朋友聊天,沿着别人的想法发散地想一想,对我们开发自己的创造力有好处。

关于培养创新思维的具体方法。首先你们在做一个课题的时候,要想各种各样的解决方案。不要想到一个想法马上就去做,你先想15个想法出来,最后选择一到两个试一下,这个方法比你自己想到一个想法,甚至是老师告诉你一个想法马上去做好很多。另外是讨论,特别是头脑风暴,人不能太多,七八个人,大家轮着,第一个人想出一个解决方案,之后每个人不能和前一个一样,这样兜圈子,想个两三圈下来基本想完了。

三、创新模式

一个人的创造力是有限的,但是假如一开始定位定对了,方向搞对了,便能事半功倍。讲一个小故事。杰姆•柯林斯(Jim Collins)是斯坦福大学经管学院的教授,写了一本书叫《从优秀到卓越》。他研究了美国发展最好的公司的特质,其中有一条是“刺猬原则”,包括三个圆圈:第一搞清楚你自己最喜欢干什么;第二是搞清楚你自己最擅长什么;第三是你做的这个事情要创造最大的价值,包括个人和社会价值。这三个圆圈相交的地方,就是你每天要想做的事情,就是你必须要年复一年坚持的东西。

还有另外一本书,叫做《正态分布》 (Bell Curve),讲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但是可以引出一系列的思考。人群服从正态分布。有些人在发展最前沿,有些在社会的后面,但是80%~95%的人们落在中间。有一个“二八法则”,社会80%的价值是20%的人创造的。大多数人没有看到的时候,你要先想到。等别人看到以后,你要有计划。很多人在现有的阶段,往往不太考虑超出自己能力的部分。每当到了生命转折的时期,如果遇到比自己的能力要大出那么一节的事情,连想都没想,那么你就不可能做成。

清华在未来中国的发展中要发挥两个作用。大学是做研究的,清华应该做出来最好的研究;清华大学是一个培养未来领袖的地方。这个未来领袖包括政治家、科学家、工程师和管理人员以及创业者、企业家。

清华大学校友邓锋对企业家精神的定义很好。他说企业家精神,有两个最主要的,就是领导力加创新。作为领军人物需要三个素质,第一要看到人家还没有看到的地方,比人家看得远,这就是远见;第二领军人物一定要有胆量,做人家不敢做的事情;第三你要有号召力,要人家跟着你一起走,特别当你还没有权力、资源的时候,你能说服大家一起去做。这三个东西加起来叫领导力。仅有领导力还不行,还要做出来的事情跟别人不一样,所以要有创新意识,这两条加起来就是企业家精神。

关于创业者。我们研究创业者所需要的特质是什么,第一是你敢不敢冒险,一个创业的人往往面临未知情况,比如钱没到位,或者员工辞职了。第二你有很强的激情,完全相信你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第三street smart(生存能力),就是你能不能根据情况的变化制定自己的战略,作出最好的行动。第四innovation(创新),就是想的、做的跟人家不一样。第五创业者一定是领袖人物,这个领袖人物要能够激励别人一起做,还有当危机发生时,有很好的危机处理能力。最后是时时刻刻要想完成什么样的任务。

我现在讲一下以色列。以色列非常讲究创新创业,把企业精神作为国家的核心竞争力。为什么以色列是这样的国家?有人说犹太人很聪明,有的说以色列团结,有人说以色列非常重视教育。《创业的国度》这本书里说,以色列的人都有军队的经历,为什么军队的经历特别重要?作者说以色列军队基本上是游击队,是扁平的系统,有时执行任务就是两个人,两个人要解决问题,必须要当机立断,不能等请示了领导再做。必须要有适应能力,因为外面什么情况都会发生。这一系列的事情就是一个创业企业家所面临的问题。还有它是敌对国家包围的国家,压力很大,所以做事情的时候,不是想下一步而是想第三步、第四步怎么走,要很有远见,很有计划。

此外,还有一些方面影响到以色列的创新。一是leadership support(领导支持)。讲个故事。有个人叫Agassi,这个年轻人在跨国公司做高管,他想要解决以色列的电动汽车问题,写信给以色列总统,德高望重的西蒙·佩雷斯,用一句话打动了总统,他说我要让以色列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不依赖石油的国家。之后,佩雷斯亲自帮他介绍,与五大汽车商开展50多次的会谈。最后,NISSAN汽车公司决定跟这个年轻人合作做电动汽车。还有一个故事是谷歌,大家知道,是两个斯坦福没有毕业的研究生创办了谷歌,实际上他们得到了校长的支持,校长帮他们融资两千万,谷歌是这么起来的。故事说明,一流大学的校长,或者领袖人物的支持对创新创业非常重要。

那天下午在特拉维夫,我跟校长还有其他几位一共见了6位年轻人,每个人分别给我们讲了一下他们关于创新的想法。我们体会非常深的是,要对聪明的失败给予包容。有些想法很聪明,但是他们最后失败了,他们甚至在履历表上说失败过什么,失败过是创业者的光荣。在创业创新过程中,要能够包容失败,特别是有创意的失败。

特拉维夫大学的校长说以色列人有chutzpah的精神。chutzpah的中文解释是肆无忌惮、惊人的胆量、傲慢。但以色列人把它解读成坚持不懈,挑战权威,不拘礼节和冒险精神,把它作为以色列精神之一。我觉得跟我们今天的创新思维相符,而且是我们特别缺乏的。

再推荐一本书叫《从0到1》,清华前一阵请这本书的作者Peter Thiel来过,这个人是facebook的投资人,又是特斯拉的投资人。他说,最好的创新是从0到1的创新,那是没有竞争对手的创新。

最后讲一种创新的方式,在做科学或者做研究的时候有两种方式,一种叫马拉松式,类似你要跑马拉松,想要赢,就要好好训练,然后起跑的时候要比人家早,要坚持,要有耐力,每一样东西都要对,最后才能赢,这种叫马拉松赛跑式的创新。另外还有一种创新方式,叫导游式,他拿了一面小旗子,他向东走大家(游客们)跟着他,他说向西走,大家都跟着他向西走。这种创新方式不太累,但是你必须比人家棋高一着,有独到的想法,出奇制胜,人家才会跟着你跑。这是两种不同的创新方法。

(完)

 

--------------------------------------------------------------------------------
【免责声明: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络,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并不对文章观点负责。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Copyright (a) 2001-2019   夏雨驿站    友情链接-杭州正原电子有限公司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