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可演讲:开放、吸纳、创造是华夏文化精神的伟大灵魂

阅读次数:1236

编辑推荐人 中文系79级 张黎明 、  文章作者 中文系79级 朱大可

BGM:Elgar Enigma Variations  埃尔加:“谜语”变奏曲之九 宁录

精彩分享

朱大可:很高兴和大家在这里见面。厦门是我的第二故乡,也是我文学生涯的起点:我在1985年厦门大学的文艺新方法研讨会上成为了一匹黑马,就此步入文学批评的领域。

 

 

神话研究的意义
  世界各国教科书都从神话叙事开始。神话是一个伟大民族的文化根基。没有神话,就没有民族的精神家园,也失去了文化复兴的基本对象。
  正如文艺复兴带给我们的启示,神话中所包含的信仰、美学和想象力可以推动新一轮的思想启蒙,并填补中国当下日常生活的精神空白。
  神话是文学、影视游戏的核心题材。神话故事及其想象力,能够为中国新兴文化产业——出版、影视、动漫、主题公园提供产业内容支撑。
  所以,神话一定是人类精神的重要的核心,研究了中国神话才能搞清楚中国文化精神的起源。

 

 

现实的困境
  总体而言,我们的神话是断裂的,我们把神话变成了历史,只留下历史,神话破碎了。
  我们最推崇的祖先“黄帝”原来不叫“黄帝”,而叫“黄神”。“黄帝”是战国时期给他取的名字,他在战国前是地方神,是土地神,简称“黄”。战国时期,他的地位得到了不断的提高,最后变成了中华民族的始祖。
  我们知道“女娲补天”、“盘古开天地”、“精卫填海”,但是我们知道精卫和女娲是什么关系吗?不知道。黄帝、炎帝做了什么事情?不知道。黄帝和炎帝为什么要打仗?也不知道。所以,我们的神话面临的很大的问题就是它是支离破碎的,神与神之间的关系是断裂的。
  我们的神话也没有很好的解释汉族从哪里来,只有“女娲造人”算是勉强地解释了。但很多少数民族有明确的关于民族起源的传说,例如哈尼族,村里的老巫师至今仍能背诵几个小时的古代神话,知道自己的祖先是从两座大山之间走过来的,但这两座大山在哪儿,他们却不知情。不知情而能诵咏。

 

 

四场文革
  神话的消失,是由于历史上的四场文革。
  第一场文革发生在周灭商时。可能大家都不知道这件事,也没有人具体研究。历史学是讲究考古学证据的,我和做上古史的历史学家们私下都有在讨论,可是没有证据,但是基本上能从理论上得出这个推论。
  周朝的命运也一样,你烧了别人的东西,别人也会烧你的东西。到了东周,一些诸侯强大起来了,要搞政治革命、改革开放,可是总有孔子这样的人力阻,老说要恢复周礼,恢复过去的秩序,因此有了第二场文革。先秦诸侯为防止像孔子这样的人利用古制和古礼来阻止变革,着手对古代典籍进行了相当彻底的大规模焚毁,切断与历史的关联。记载“第一代神话”的典籍文献,均在这场文化焚毁运动中灰飞烟灭。这些事情在《孟子》和《韩非子》上都有记载。
  春秋战国时期烧了大批的古代著述,以至于后代的思想家,如庄子,要引用古代神话来证明自己的思想时都不知道要引用什么。所以,庄子的《逍遥游》等作品中大量引用的神话恰恰不是中国神话,而是印度神话。这方面季羡林先生做了很多的研究。
  第三场就到了秦始皇焚书坑儒。别看秦始皇把自己的形象塑造得很高大,其实他身体很不好,是鸡胸兼驼背,也有软骨症,形象极其猥琐。他非常渴望能够有良药能治好他的病、改造他的身体,甚至让他得到永生。结果那些道士骗他,秦始皇一火,把儒家和道家的书统统烧掉,不仅如此,还烧了大量其他的书,牵累了很多。
  但是秦始皇也很聪明,他没把这些书全部烧完,他留下了几套存在咸阳的博士馆里,把这些书垄断在自己手里。结果项羽入主咸阳后把这一批放在博士馆里的书全部烧掉了。
  在这样不停的焚烧之中,中国神话已经荡然无存了。
  中国文化很奇怪,它的进化过程是断裂式的,跟西方完全不同。西方一个朝代推翻另一个朝代,他们在前朝的皇宫边上再加盖几座,他们就住在这样一个由新旧交替的两部分组合而成的一个建筑里。但是中国不是,中国会先把前朝的建筑全部烧光后重建,这就是断裂式的进化。每一次、每一个朝代都是如此。所以中国的历史最长,但是留下来的遗存最少。

 

 

秦与波斯
  我们回过来重新研究中国上古神话会发现中国神话和亚洲其他国家的神话有很多共同点,尤其是与印度、波斯、西亚神话有很多的相似点。这并不是一种集体无意识,恰恰是传播的结果。
  一个简单的例子,秦帝国所启用的改革措施:统一文字、统一车轨、统一度量衡、建立驰道、挖人工运河、烽火台、太监制度、豪华陵墓、屈肢葬、12月神(金人)等都是秦朝特别重要的文化特征。但是,这些所有东西全部克隆拷贝于波斯帝国,在其两百年前的阿契美尼德王朝就这么做了。
  阿契美尼德王朝为亚历山大大帝所灭。亡国后的波斯的这些贵族和工匠向全世界逃散,其中有两支进入中国:一支是沿着新疆进入河西走廊进中国的陕西;一支是从南穿过印度经过泰国、缅甸进入中国境内到达湖南省,也就是楚国的南部。
  这两波人进入中国后形成了大规模的祆教徒聚居区,秦始皇的部下里有一批就是这是这种祆教徒波斯人。他们把波斯帝国的典章制度教给秦始皇。所以使得他采用了当时最先进的政治制度和社会制度。秦始皇向先进国家学习,进而征服了六国。虽然当时强大的楚国背后也有波斯帝国的影子,但是还是被秦国打败了。
  其中尤其有意思的是十二金人。当时,秦始皇在统一六国后把缴获的全天下所有的青铜兵器溶解并塑造成了高达十二米至十六米的铜人。为什么是十二个不是八个?周朝是信奉八的;为什么不是四?中国人信奉四;为什不是五?中国人信奉五行;为什么是十二?中国的土地上是不崇拜十二的。
  我们可以在波斯神话里找到出处:波斯信奉十二月神——每个月一个神。这下就全部解释清楚了。秦始皇是想要借用波斯帝国的巨大的影响力来告诉他的那些敌人:你们不要反抗我,我背后有强大的波斯的神和波斯帝国作为我的后盾。就像毛泽东当时说有苏联人做我们的后盾。所以从秦国和波斯的这种关系中可见,当时如果没有这种与外部的交流和它自身的改革开放,秦国不可能这么强大。
  但是它的速朽是因为它的暴政,波斯帝国真没有这么残暴,恰恰是秦朝自己生长出来的残暴性导致了自己的灭亡。
  最新的考古发现证明了当时秦国与西亚间是存在交流的。考古学家经过五年的研究发现秦始皇陵里有四十几件青铜器的制作技术全部来自西亚,说明在秦始皇的朝廷里面是有西亚的工匠的。还有其他的考据,包括直接发现了白种人,也就是波斯人的骨头,这些都是考古学上的证明。证明当时的种族并不是那么单纯,存在大量的杂交和混杂。

 

 

“帝”和“天”
  我再举个例子,就是“帝”和“天”。商朝信奉的上帝叫“帝”,周朝信奉的上帝叫“天”。但是这个“帝”是从哪里来的?他是土生土长的么?它不是。郭沫若早在1924年就已经发现“帝”就是楔形文字音译而来的。楔形文字里的那个字表示天上的天体,是天神的标记。它的发音叫“帝歌”(dingir)或是“迪摩尔”(dimmer)。但是中国把后面的都省略了,但是保留了词头“D”,然后它的意思都是天神的意思,上帝的意思,一模一样。音译、字译、意译三个都是一样的。这个时候我们可以毫不犹豫的判断,商朝的这个“帝”就来自于苏美尔。
  周朝灭了商朝后不可能直接把敌对国的神拿过来据为己用。所以绕道突厥文里把突厥的的天神“腾格里”(tengri)给引进了过来。实际上帝和天是完全一样的,他们是同源的,都是天神的意思。
  这证明了这两个朝代的最高精神领袖都是外国。这是为什么?一个封闭的、自足的国家,它怎么可能回去信奉一个海外的、遥远的神呢?正如19世纪、20世纪的中国如果是一个封闭的国家,那它怎么可能会信奉马克思呢?这一定是革命的结果,开放的结果。商和周的领导人不是留学生就是海外移民。当时有大量的移民,几次攻击周朝的犬戎应该就是西亚那一带的移民。他们之所以要跑到东方来就是因为有一种从西向东的移民的浪潮,这个浪潮长达一万年之久。形成这样的移民浪潮是因为他们都崇拜日神,他们从沙漠戈壁地区迎着太阳一直向东,到了东亚后面对太平洋,他们走不动了,于是就在东亚沉淀下来了。更重要的是,东亚是全世界最重要的物种避难所,气候特别温和,特别适合多样性生物的生长、繁殖,这是他们的天堂。
  所以有人说汉族是一个纯种的民族,我觉得这是一个伪命题。汉族是民族混血的结果。混血到什么程度呢,我给大家举个例子。
  复旦大学有一个联合国的一个基因库。我有一个成都朋友的测试结果显示他的祖上就是西斯拉夫人。整个福建沿海的人种是极其复杂的,不仅有北方来的客家人、中原来的人,更多的是海外的阿拉伯人、犹太人、波斯人、印度人甚至埃及人都有可能。我母亲的老家是莆田,莆田有些人有非常独特的相貌:鼻梁特别挺。虽然我没有具体研究,但是我怀疑莆田话和犹太语有某种联系,有一批犹太人对莆田地区的语言做了一定的改造。莆田的移民太复杂了,所以它有那么多的地方方言,成为了一个方言博物馆。它不仅是一种内部的自我交换还和外部的、海上的交换。正是这种开放使得福建、广东到今天为止一直引领着中国的商业大潮。

 

 

《华夏上古神系》中的成果
  我去年出了一本书叫《华夏上古神系》,这本书我花了二十年。这本书我得出了一些结论。
  一,华夏民族主要由两大势力——来自西方和北方的草原游牧民族、在季风带种水稻的这些人——之间的互相冲突直至最后的融合而成。即黄帝集团和炎帝集团。炎帝代表水稻民族,黄帝代表小麦民族。小麦不是本土的,是从西亚传过来的。小麦、牛羊都是从西边过来的。本土的是什么呢?水稻、猪。黄帝与炎帝间是一定会打起来的。毫无疑问,农耕民族一定会输给游牧民族,所以黄帝战胜炎帝完全符合逻辑。但是这个战胜,不是一个简单的战胜。其中,通过征服互相融合后形成了今天的汉族。如果没有这样的冲突和融合,就没有华夏文明的诞生。
  二,“丝玉之路”。这是我提出的一个新概念。中国最早的丝路是从成都开始的。经过云南、缅甸,到达印度,再从印度传播到波斯,波斯传到埃及等地。这条丝路在商末周初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很可能在商朝时就已经完善了。
  考古学证据显示,在埃及古城底比斯的木乃伊身上发现了一片丝绸残片。中国是全世界的丝绸的唯一来源,而当时大规模生产丝绸的只有成都地区。相应的,在三星堆发现了大量的印度洋海贝,生长在印度洋深海里的海贝会什么会大量出现在中国成都呢?这就是贸易的结果。同样的,在三星堆里还发现了大量亚洲象的象牙和丝绸。
  三星堆里发现的丝绸是公元前一千年的,这说明我们的贸易、开放早就开始了。当然,这个道路是很漫长的,也并非为中国人所垄断,我们只管我们这一块。其他的地方都是由他人分销的。北方那条线主要是由斯基泰人垄断了整个中亚草原的贸易,进而销到波斯和罗马。在南方这条线上,中国人也只是到云南这一块为止。
  丝绸能走得远是因为它柔软、轻盈、便携,也因此它成为了最好的贸易元素。
  通过这条丝玉之路,我们也有输入。在北方输入的就是玉石,当时最好的玉是中亚的羊脂玉、和田玉。周朝时,玉是最重要的精神器物,是祭祀时最核心的一种器,是人和神进行信息交换的最重要的中介,所以非常需要优质的玉。周文王寻找西王母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寻找玉石的来源。
另外还有彩陶之路。彩陶最早出现在西亚,这种制陶技术传到中国后对仰韶文化、齐家文化等文化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丝玉之路构成了华夏民族很重要的摇篮。
  三,没有先秦时代的改革开放、兼收并蓄、博采众长就没有文化的繁荣。什么是文化繁荣?最鲜明的例子就是先秦时期突然出现的文化大爆炸。好像没有来历似的,突然出现了道家、《道德经》、庄子、阴阳家、儒家、墨家等等。爆炸后不断衰退,到今天已经不成样子了。这次爆炸是因为在那个时候吸纳了大量的外来元素,这些外来元素刺激我们产生了第二次创造,导致新思想层出不穷地爆发。
  所有这些返过来构成重要的经验:中华文明绝对不是一个自我封闭的结果。
  今天的中国重新回到了改革开放的空间当中,我们要从神话出发,再次起航,重新打造我们的文化精神。而如果我们今天去与世界各地为敌,与先进文化为敌,与人类的普世价值为敌,那么中国梦就永远不可能实现。所以,我最后的结论是“开放”、“吸纳”、“创造”是华夏文化精神的伟大灵魂。让我们向伟大的灵魂致敬,谢谢大家!

 

 

【互动问答】
读者甲:朱老师您好。您提到福建、广东是全球移民高度聚集的地方,您能简单介绍一下这两个地区的移民历史吗?
朱大可:所有中国人都不是本土的,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来自非洲,是非洲智人的后代。根据科学家的说法,广东人、福建人的祖先从非洲出来后沿着亚洲南部一直走,经过、印度、泰国、缅甸之后从越南折向北方进入广西境内,然后沿海而上来到广东、福建。这些人中也有一部分继续沿着海去了浙江、山东乃至于越过白令海峡一直到北美、中美。这是一次大规模的、全球性的迁徙。所以说广东、福建以及其他南方地区的是最早进入到中国的移民,资历要比北方移民更深。
  另外,在炎帝、黄帝的时代,当蚩尤被打败而向南撤退时,大批的北方移民又返回到南方,其中一部分到了广东和福建,还有一部分到了云南和贵州,形成少数民族。他们信奉蚩尤、信奉炎帝、信奉牛头人神的神。
  第三次就是历代的战乱引起的人口从北向南迁徙。
  所以,广东和福建在人种的交换上是特别充分的。其中,广东更多的保持了最初进来时的面貌,但是福建的人种交换是尤其的激烈和复杂。

 

 

读者乙:朱老师您好。您提到的外域文化从世界各地汇集到中国,对我们产生了很多影响。那么,中国文化对世界有什么贡献?
朱大可:中国文化对世界贡献主要是器物性的贡献。
  所谓器物性的贡献主要是四大发明,这是从西方人的角度来确认的。这四个被当做是中国最重要的贡献,但实际上远远不止。
  我们知道,最起码还有十项以上的发明也对世界作出了贡献。比如瓷器、丝绸、茶等等。其中,茶在进入英国后改变了整个英国的日常生活。英国人为了赶时尚而大量的从中国购买红茶,后来觉得红茶太苦而要加糖,于是使得美洲的糖大量输入英国。糖消费又使得英国人一下子变胖。加糖还不够,还要加奶,于是奶的消费又提升起来了,进而改变了整个市场结构。要用什么来装茶呢?瓷器,于是想尽办法从中国搞制瓷的配方,经过200年的研制终于创造出自己的瓷器。
  所以,这整个体系是通过茶——这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而推动的。甚至美国的独立战争也是因为茶。美国人要喝茶,英国人要加收茶的税,美国人不乐意了,于是在波士顿推茶入海,打响了独立战争第一枪。这是中国影响世界的例子之一。

 

 

读者丙:朱老师您好,请问我们为什么会自称为“龙的传人”?
朱大可:龙的传人的说法实际上是从清朝开始的。当然,明朝的皇帝也用龙,但是“龙”真正的在民间广泛传播和信仰是后来才有的。民族需要统一的精神,但是我们缺乏神话的继承。所以,最终出现了“龙”这样一个后世不断地在它身上增加元素的很复杂的图腾。
  各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符号,而中国人选择了龙。龙与皇帝构成了本民族自我认同的特别重要的符号。龙的原型是什么呢?是蛇,内含一种蛇崇拜。而《山海经》中记载女娲和伏羲都是人首蛇身,他们是民族早期的崇拜偶像。龙是后来的,在龙前面还有各种符号,图腾、偶像不断变化的过程是一个符号不断替换、转换、改造的过程。

 

 

读者丁:朱老师您好。请问在轴心时代时,东西方文化的共同繁荣间是否是有联系的?
朱大可:“轴心时代”是德国思想家雅斯贝尔斯提出来的(公元前800至公元前200年之间,尤其是公元前600至前300年间,是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轴心时代”发生的地区大概是在北纬30度上下,就是北纬25度至35度区间。这段时期是人类文明精神的重大突破时期。)但是他没有给出自己的解释。后世很多的学者都在试图回答,但一只得不出一个很好的答案。
  我个人有一个不是太成熟的答案。
  轴心时代前的东西方有过至少两到三千年的文化储备和文化交流,没有这种交流就不可能有这样的繁荣。

 

 

  例如,墨子的兼爱精神、刻苦的生活作风以及所统领的纪律非常严明的团队等等都与犹太人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我认为墨子是有犹太教的背景的。他对于西方式的科学、几何学、光学的理解在整个中国的土地上是没有第二个人的,他是一个非常孤独的存在,而这些都与他和西方的交流有关。
  犹太人的导师叫拉比,简称拉,是巨人的意思。而墨子团队的领袖叫做钜子,一模一样,这不可能是巧合。包括“墨”的古音就是“raag”,与“拉比”非常接近。我们做过文本比较,发现《墨子》里的部分文本经过语词替换之后,它就迅速转为圣经话语,俨然是《新约》的东方翻版。这些都可以表明他们之间有非常深的渊源和关联,而为什么产生这种渊源和关联,现在还是个谜。
  通过这个例子,你会发现这里面有文化交流的可能性,正是这种长期的交流使得东方思想和西方思想在轴心时期出现了大爆炸。

 

 

【活动嘉宾】朱大可
  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文化学者之一;
  现为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中心教授;
  作为中国文化的守望者,入选“影响世界未来50华人榜”,与李敖、王小慧、程抱一等人一起,成为“思想的力量”之代表;
  朱大可崛起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曾为当时前卫文化的重要代言人;
  目前主要从事中国文化研究与批评,其涉足领域包括文化哲学、中国文化、上古神话及当代大众文化等诸多方面,思想和语体均独树一帜,在文化研究和批评领域具有广泛影响。
  主要著述有专著 《流氓的盛宴》,文集《燃烧的迷津》、 《话语的闪电》、《记忆的红皮书》、《孤独的大多数》、《朱大可守望系列》(5卷)等;主编教材《文化批评》、年鉴《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1-8卷)等。
【活动时间】9月19日(周六)15:00
【联系方式】0592-6895100
【活动地点】厦门大摩「纸的时代」书店

 

Copyright (a) 2001-2019   夏雨驿站    友情链接-杭州正原电子有限公司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