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长根|洋洋洒洒回家路

阅读次数:1351

作者 历史系2000级 渠长根

 

       在清醒的状态下,拒绝写日记。这在我几十年的经历中,昨晚还是第一次。腰酸背痛手脚麻木,烦困交迫,实在不想动笔。春节的欢愉、回家的欣喜,差不多都被一天里一路上的折腾给冲刷得干干净净了。那个狼狈,那样颠簸,那种落魄啊,呵呵,我不想说。
 
         一、路迢迢,路条条,却也挑挑跳跳调调忙不叠
       从中原到江南,从河南到浙江,从郑州到杭州,从老家到新家。说是万里之遥,那绝对是狂言;说是千里迢迢,也能滑得过去,980多公里嘛。其实,GPS还可以给出最短规划距离950多公里呢。反正就这么远。这一次,途中、路上,却足足耗费了我们6 13个小时,还不包含夜宿蚌埠那一晚。     
       且看一路晃过的城市。先数地级以上城市,分别有郑州、许昌、周口、阜阳、蚌埠、合肥、巢湖、芜湖、宣城、杭州等十个。那些个市长与县长同一级别的地方就不消说了,总有二三十个吧。凭着路边指示牌上的导引,依稀记得它们。如果拿一幅政区图,用彩线串起来磨蹭过我们的车轮的县市,在河南,肯定有新郑、长葛、鄢陵、扶沟、西华、项城、沈丘;在安徽,肯定有界首、太和、利辛、蒙城、怀远、凤阳、定远、肥东、含山、和县、芜湖、宁国;在浙江,倒很简单,就是一个临安。
        雨,淅沥着,断断续续地飘落在这些由西北而往东南的三省地界,它们依次见证了春节后渐渐苏醒的高等级公路。 
      


         再看走过的条条道路。从河南入安徽回浙江,仅统计位列省级以上高速公路的就有G4(京港澳)、G36(南洛)、G45(大广)、G3(京台)、G50(沪渝)、G56(杭瑞)、S32(河南永登)、S05(安徽宣桐)。上下高速之间,转接我们的,是三位数S字母开头的省级公路,弯弯曲曲、跨河过镇的,相继开过了S207(蚌埠)、S331(合肥)、S208(巢湖)、S316(巢湖)、S104(宣城)、S208(临安)和S102(临安)。至于那些只是跨过去却未驶入的高速公路,委实没心情为其扬名了。
        条条道路,忽横忽直,挑挑进出、调调上下,跳跳之间,一连串啊,在我,也算是老司机了,真心是“安分守己”又无言以对。不得不说,我大天朝的路,真格的发达,四通八达,总有让你过得去的;我大天朝的子民,更真格地多。无论走到哪里,总有车行前后、人在旅途。
       磨过了这么多线路,一方面是堵车的被动适应,另一方面也是受制于出发前我的计划所致,尽管过程中不得不做出了规整。 离开老家的时候,悠闲地设计了一个沿途参观的计划,怀揣着三个美丽的游览梦想,一路过来,或者忍痛割爱,或者梦碾齑粉。先到河南鹿邑县,祭拜老子,那里是老子故里,有太清宫、老子台等遗迹。再到安徽滁州,参观醉翁亭,一览天下三大名亭的风采。最后要去马鞍山参观李白纪念园。鹿邑梦破,倒还不是因为交通问题,却为初春的雨水,阻止了行程,最主要的原因是忧虑副驾座上的小美女元宝在雨中无法安置。前往滁州必经的明光市已经近在眼前,却还是梦碎蚌埠,错失醉翁亭。马鞍山拜访李白,这最后一个梦想,纯粹因为蚌埠前后凄惶的路况已经彻底打破了我们前往的信心。

 


 

        
      也看看进出上下的道口吧。清清楚楚经过了河南郑州的西三环与建设西路立交、南三环与嵩山南路立交和嵩山南路转绕城高速侯寨站、转京港澳高速祥云寺站;安徽蚌埠的蚌埠西、蚌埠北、蚌埠南,合肥肥东·王铁,巢湖·半汤,宣城东、宣城孙埠、皖浙交界之千秋关,浙江杭州的於潜、藻溪和临安。除了这些高速公路的起止点和转接处,前述省级公路之间的驳接与呈递,分别在哪里完成,多乎哉不多也,实在记不起来了。一则因为它们名不见经传,二则在于我们这些个过路客,三则与它们彼此之间又没有特殊的情缘,所以过目就忘。似乎有两个地方,叫梅关、雍镇,约略有些印象。每一次转接,都是一种无奈选择,前面路况不佳;每一次承续,都代表着一种美好的希望,别堵车。然而,失望居多。要不然,何来那么多的选择和期待?!


         还不能忘记的就是那些个堵车路段。G36蚌埠四方湖服务区东西百多公里,蚌埠北东西数十公里,G3合肥肥东·王铁道口南北数十公里,S331巢湖夏阁镇前后、S208巢湖柘皋镇前后,G5011宣城东·宁国道口南北,G56於潜道口前后,G56临安道口前后,S102於潜镇,这几个堵王,把人折磨得筋疲力尽,话欲皆无。那些偶尔减减速刹刹车的,更加不在其数。堵得最长的时间,驻车就有差不多俩小时;堵得较长的时间,怠速状态,三个多小时的就有。阜阳蚌埠之间有一段路,不到一百公里,竟然走了三个多小时,而且亲眼目睹了五起车祸。交通广播说,堵车并非只是因为车祸,而是车子积累太多,分流有限、稀释不了,在拥堵着根本无法动弹的煎熬中,一些司机干脆就打起了瞌睡,于是乎更加拥堵。还有一些有机会的司机,急忙逃离,去路边宾馆下榻了。蚌埠小旅馆的老板娘说,多少年就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凌晨两三点了,还有人前来投宿,附近的酒店、宾馆全都客满。蚌埠如此,想来其它拥堵路段附近的城市,也一定会客房爆满。唯独苦了那些走不了下不来、只好随波逐流的车子了。


 
       以前都说节假日长途出行高速公路拥堵,只当是电视报道和网络宣传,这一次竟然误入主角方阵。每一次堵车,受伤最重的莫过于心,堵心闹心揪心烦心,恶心!实际上,每一次拥堵,我都坚持一个判断,如果不走高速该有多爽啊,蜿蜒于乡间的国道一定是年味浓浓甚至充满诗情画意;每一次真的下高速走国道,我和后排的美女又都渴望知道留在高速的车子是如何挪动的以及是否比我们挪得快,因为国道大多与高速并行,有时能清楚看到上面的通行情况;每一次再上高速又遇拥堵,我都内疚自己定力不够、侥幸心重,后排的美女则不无讥讽说,老公还是因为你品相不好啊!     
        记忆最深的堵车情形发生在蚌埠到宣城的宁国之间这一段。满打满算,南北相距不过500公里,却不折不扣地挪移了13个小时!早上五点整发车,离开蚌埠淮河大桥边的小旅馆,再次兴致勃勃地到蚌埠北准备上高速,却被收费站裹着棉大衣根本看不出美丑的女生告知今天的G36只能比昨晚更堵。折回来,穿城而过,解放路、淮上大道、涂山路、燕山路、迎宾大道,依次退后,后排美女连声赞叹着凌晨的市容市貌,就到了蚌埠道口,唰地登上了G3。轻轻松松、畅行到合肥,熹微初现,渴望满胸啊!哪曾想,在绕城高速的陇西、王铁之间的十几公里地段,麻烦又至。清冷的早晨,大概就是将近七点钟的样子,前后望去,只见车子不见路面,上车下车、下车上车,生生地等了一个多小时。看着那么多人找地方解决内急,尤其是焦急的女人,实在替他们焦虑。好在我们车里有十几斤牛肉呢,开饭,坐看风云变幻我自岿然!清楚地记得前面的那辆黑色本田来自西安,还贴着“永结同心”的喜标,两个后视镜上都系着新婚的绸带。就是没有看见新娘子下车,估计是睡着了。

  
     
        该睡不能睡,该下不能下,这是一路常态。好多个服务区都是无法驶入,车子排到了硬路肩。我们也就停歇了河南许昌鄢陵南和安徽宣城新竹两个服务区,在豫皖交界处的界首收费站加油,算是短暂停留。然后,下高速进入浙江境内,在於潜镇汽车北站小解,可谓情理皆宜的一次驻车。于是,停车、休息,就变成了有心无力或者事与愿违了。我们就是在看到很多车子进入服务区之后出不来了才不敢轻易下去的。
              
二、情绵绵,困绵绵,面面绵绵眠眠却有时
          家,喜人;路,却不好走。年,好过;回家的路,却变得无理由的长。
        抛开苦心跑路的阴霾,途中有很多旅行的明媚。
        比如,如果不是这一次的绕行,哪里会明白宁国的地名含义啊。宁国,路边广告牌言简意赅——邦宁国兴。记得之前总是经过浙江湖州的德清,路边广告牌会告诉你“人有德行,如水至清”曰德清,多么文化多么品质的地方啊!路过含山的时候,又看到了路边绿色标牌上“褒禅山”几个字。去年春节前回老家,驾车经过,忍不住专程开上前去,参观了一番,“古人之观於天地、山川、草木、虫鱼、鸟兽,往往有得,以其求思之深,而无不在也。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於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有志矣,不随以止也,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有志与力,而又不随以怠,至於幽暗昏惑而无物以相之,亦不能至也。然力足以至焉而不至,於人为可讥,而在己为有悔;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高中语文课本里王安石的《褒禅山游记》在被老师要求当面背诵好多遍之后的N年里,就像一个梦,渴望有朝一日亲临之,果真“此余之所得也!”苏轼不是有《石钟山记》吗?二者可堪姐妹篇,都是因为语文课本的诱惑,让我情牵一线。此次,再过含山县,只是依然没弄清楚,这个“含山”可是因为当地就有一座山同名,才以山名县。在我们老家河南,有好几个县市,都带一个“山”字,比如我家确山,真的有一座山名确山。其它如光山、鲁山、罗山和平顶山,它们也是因山而名?            

 

   
 地名,果然是一门学问。有位朋友在省民政厅,专门管理地名命名工作,每次相聚,总是口若悬河地畅谈一地今古,细说一桥一路一镇一村的来历。好羡慕!
        记不清是哪位大家说过,旅行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学习。读万卷书与行万里路,相得益彰。如果只读书读死书,不如不读;如果只旅行观风光,不学习,不过是走路而已。这一次春节里的高速堵车,摇变为一次历史地理的学习,看图说话、睹物遐想,尽管有些被动,多少还是打发了些许的寂寥苦闷。
        在蚌埠,豁然开朗于一个全国各地都存在的交通问题——城市的车牌号排名。除了省会城市显赫为A之外,其它地市如何依次排出来的?还真是个俗文化,可供茶余饭后的谈资,也真是一个雅文化,彰显着各个城市的实力和魅力。在河南,豫B是洛阳,豫C是开封,我的老家驻马店是豫Q,可就是传说中曾经的公安专用英文标识码。在浙江,浙B乃宁波,浙C属温州,浙D是绍兴。在安徽,芜湖竟然是B,蚌埠是C!不清楚为何如此,想来安徽朋友总有一番阔论的。江苏无锡的同学曾经自豪地告诉我,车牌照本市为苏B。之前,我一直想当然认为苏B非苏州莫属,至少也应该是徐州。出乎意料啊,不是排名顺序的简单,而是排名背后的城市较量之复杂啊。      
        关于汽车牌照英文字母排名,还听说一个很有噱头的江湖传言。南昌的同学告诉我,当年九江市和赣南市为了争取省内第二的综合地位,竞相那个啥子。结果,到了车牌照问题的时候,排名第二的城市变成了“赣B”。汉语的意思,你懂的,不雅啊!于是,两者又竞相后退。这么着推来搡去的,甩开了“赣B”的九江市,却成立“赣G”。哈哈,如何评说?是不是叫“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也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赣B,总归也是赣(干)事情啊,这赣(干)G(己)么,岂不成了手淫和自虐?!情同此理,其他省份,也有类似的笑话或美谈吗?    

  
        高速公路与国道、省道、县道,有啥不一样?略知一二,向无深究。这一路过来,凭着一次次注目路边的指示牌,自悟出一个道理,但尚不知道准确与否。问后排美女,如何判断以及我的这些领悟妥否,她说这是你们男人的事情。好高雅啊,也好自信哪!把方向交给男人,把道路也交给男人,洒脱的女人让人爱,懂得维护男人自信的女人更可爱!我的理解是:高等级高速公路,凡是G字开头的,属于国家级,跨越两个以上省份,个位和两位数;省级高速公路,则以S开头,两位数,一般不出省;省道也是S开头,老百姓总说它是国道,却是三位数,是要跨越省域的。这三种道路,在高速公路指示牌上,分别明列为:国家高速Gx(x),下标起止点,如G45,大广高速;省高速Sxx,如S05宣桐高速;带边框的黄底色内写Sxxx,如S107。知道这些的意义很多,一般而言,G字头高速,车道较多但车流量大,最高限速高;S字开头的高速,车流量小但车道也少,最高限速较低;S字开头的省道,分叉口和横穿路口较多,穿街过巷,而且似乎各种车辆都可以行驶,驾驶压力的。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节假日要努力避开G字头高速,多走S字头高速。另外一种以县道的名义连接乡镇村社的道路,以X开头,有编号,也是三位数,以县城为中心,通往县域内的主要聚居区特别是乡镇政府所在地,或者它们彼此之间。再往下,那些道路没有编号,就直接叫XXX线了。比如,杭州大江东那一带的红十五线、三益线、党农线等。              
        道路,是人们通行的主要承载,即使没有汽车的年代,马车驴车架子车自行车,还有步行,总是要有道有路的。说到道路,不能不说城镇里的街、路、道、弄、巷、胡同等,它们都是道路的别名,形形色色、林林种种,功能总是一样的,那就是供通行。但是,它们或许只供人来回走过,却行不得任何车辆;或许只能供人类使用,畜类不得与共。G、S字头的路上,绝对是不能让畜类行走其间的;城镇里的道路,肯定也是人类的专供,例外唯见于猫狗这两个人类的亲朋而已;县道和乡间路途,想必没有这种限制。
         这样地思考着,就引发了三个问题要明白。第一,这世间,果真原本没有路,走的多了,便有了路。第二,这些道路,是为人服务的,也因人而生。因此上,无论到哪里,也无论在何时,人,才是世界最可贵的。第三,有的路,可行人不可走畜,是否影响了自然界的和谐?大唐长安的朱雀大街,料想一定走过骡马和牛羊,要不然那些金榜题名高马夸街的举子们如何名扬街市!汴梁的中央大街、杭州的皇家御道,是不是也留下过牛粪马便?没有专门探讨过,但猜测是可以看得见畜行其上的。据说杭州挖掘的中山路原来是皇家御道,就有人行道和马路的区别。回到原点上看,马路,如果起源于中国,那它本来就是可以遛狗御马栓牛的啊!用现代语言讲,公路,不就是公共的道路吗?公共,是人类的公共,还是动物界大家的公共?认真一下,算不得胡搅蛮缠吧。不容否认的现实是,到了现在,文明进步了,动物界的和谐却也少了不少。再回到公路堵车问题上了,那还不是因为人的问题?路多了,车也多了,人更多了;人,驾车出行,快乐在路上,烦恼自然也在路上。放弃对机械的依赖和对牲畜的役使,人,靠脚,走起来,像畜一样,用蹄子,一步一步地行走,大家相处一起,其乐融融,应该是一种更为高级的文明吧。
 

      
        从半汤再上G50,到达芜湖长江大桥,远远地还没有开上引桥,就已经堵了起来。堵就堵吧!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了年前回老家途歇项城市早饭的时候遇到一家包子店的夫妻,芜湖人。后排美女说,那对芜湖夫妻也许在家的时候无数次骑行过这座芜湖名片式的大桥。芜湖夫妻,为何离开江南,到中原的周口市下项城市开店谋生?终归是南方的钱,更好挣啊,而且北方的物价低、消费水平低。当时,他们热情地告诉我,早年经过这里,感觉不错,于是就留下来了,一直到今天,差不多七八年了。是啊,世界这么大,你不想去看看?旅行,可以看,谋生,也可以看,而且可以看得更从容更全面更贴切。芜湖夫妻,其实用了一种最原始最务实的方式,实现了一些人驾车东奔西走南下北上的观景悟道的追求。这么想起来,忽然有了更多的自信,多年来,我也是一次次地搬家,从一个城市到另一座城市,或许也有着同样的潜意吧。
 

(芜湖大桥,平日就是这样。节假日的通过率可不是的。此图为去年8月份通过时拍摄)
           
          在界首豫皖交界处安徽一边的加油站加油,全站竟然只有一个服务员,而且只有97号汽油。怎么办?喝惯了93号的车子,可否享受高规格的春节待遇?犹豫之间,后排美女说,哎呀,97号与93号的区别仅仅在于车子的主人是否足够爱惜自己的好兄弟好伴侣这个车子。不就差几毛钱嘛。牛!豁然开朗的是我,但是更早开窍的,却不是我。似乎,一些关键时候,女人的机敏睿智和达观豁朗足令男人汗颜啊!

             
        一路过来,有两处地名,让我记忆犹新。
        一个是巢湖境内的柘皋镇。S331穿过街区,牌标“千年古镇”字样。鞭炮齐鸣且连绵不断的街道上,人也很多,都吃过了初六的早饭,大概要开张营业了。忍不住停车路边,走进去,一探千年的深邃。只看了一条街,大多人去室空,一线天般的小街,马头墙的样式,高台门的风格,依稀可辨的商号名头,能够感觉到曾经的繁华。深街的背后,是一条河,蜿蜒而过。原来,也是一座水陆码头的交通要道,因缘而聚、因商而兴的镇子,与皖境的寿县古县城完全不是一种风情。
 

 (美女小元宝每次出行总是把副驾据为己有)
 
         本想再往前走走看看,后排美女来电说,前排的美女被密集的鞭炮声快要吓破胆了,要我马上返回。片刻的犹豫,参观、游赏的诱惑,让位给了保护美女的职责意识。要说我们这位前排美女,真真的是胆小,不知何故,就是听不得鞭炮声。好在杭州也好郑州也罢,这些年都是禁燃禁爆的,但是每一次无意中传入耳鼓的鞭炮声烟火声,还是把她吓得到处躲藏甚至见缝就钻。这不,刚刚回到车里,她就不容分说地要躲藏到司机的褪下。元宝,美女,是我家的萨摩耶,刚刚两岁,生于河南郑州,养于浙江杭州。美不美,贴张图,请你评判;胆子大小,我可是从未见过的胆小如鼠。养过很多只狗,各种各样,就是没见过胆小的萨摩耶。都说美女可爱,难不成胆小羞怯的美女更可爱?人们喜欢羞怯,未必也喜欢胆小啊,我的元宝!因为这个胆小的小小姐,后面的行程中,路边遇到好几处景观,比如S208路边的冯玉祥故居等,都只好割爱,甚至连停车也不敢了,乡村的鞭炮声更加密集和响亮了。记得还有“和平将军”张治中、“传奇将军”李克农,他们与“布衣将军”冯玉祥一样,还有戴安澜将军,都是巢湖人士,故居也都在附近。如此算起来,在我,一个喜欢历史,又钻研近现代史的人而言,多好的机会啊。常言说计划不如变化、想着不如遇着,这样的因变而遇,岂能错过!后排美女说,网上报道,宠物有被吓破胆的先例,更有直接给吓死的故事,你还是以“狗”为本吧。人比天大,呵呵,狗突然贵于人!下次?是何年啊,那些名人,那些故事,擦肩而过。
 


      
         另一处是皖浙交界处的千秋关。宣城下来的S05到此为止,浙江段尚未开通。但是,隧道已经打通,道门非常清晰。安徽都修通了,富庶的浙江何故堵塞?来不及细想,却盯住了“千秋关”三个字。像众多的名关一样,多半都有一段往事甚至一场战事。闽浙交界处的仙霞关,当年抗日的时候,可是击毙了一个日军军官在此的;鄂豫秦交界处的荆紫关,据说武则天还留有梳洗楼到今天;鄂豫交界处的武胜关,亦绝非鸡公山而名。这些都曾攀登过,唯独这个千秋关,第一次看到,即觉名字不佳。千秋,总有终点之意,此二字常用在对人的盖棺论定时啊。以一个带有死意的名字命名关口,不吉利。这是我的私念而已,没有人告诉我真假对错。询之后排女生,她规劝我莫要胡思乱想,等那一天通车了,道路不就千秋了嘛。没办法,我喜欢思考,也喜欢较真。
 
  
     
        大年初三,在郑州,曾自驾单程50多公里,过黄河,北去原阳县,仅仅为了一个博浪沙,那个千年前张良击杀秦始皇的地方。值不值得?较真,就值得!后排女生却为此批评我是怪人。真的到现场看过了,不后悔,反而更加确信秦始皇为封建制度开天辟地,无愧“千古一帝”,勇张良不畏强暴,乡间搏杀之,更不愧“千古一士”。那一个康熙年间的石碑,“张良击秦处”几个大字,遒劲有力,让我心潮起伏。返程途中,无意间看到“毛遂故里”几个字,又想下车较真再探,被劝阻。还是这后排女生说,一个故里,估计啥都没有,就是一个名字而已。不看不知道,看了绝对会失望。哈哈,有这么劝人的嘛!我也是醉了,也就只好服了,不再下车。大年初四,又去明清中国四大名镇的开封朱仙镇,看到大关帝庙里的一副对联,感喟不已。后排女生这一次再也没有点评我的较真之行。因为她也深深地被这副对联所吸引:生蒲州长解州守荆州战徐州神州万古万古神州;兄玄德弟翼德擒庞德释孟德智德千秋千秋智德,横批义炳乾坤。同行的玉修兄还告诉我,在河南许昌和江苏宜兴的关帝庙,还有一副对联,也很有趣:生蒲州辅豫州保荆州鼎峙西南掌底江山归统驭,主玄德友翼德仇孟德威震华夏眼中汉贼最分明。闻之欣喜,开卷有益,旅行更开眼啊。
     

 

      顶着困意前行,摸索着找路,不停歇,即使绵绵地慢慢些,也是往前赶。于是,很想把经历的几个集中困厄告知安徽有关部门。
       比如,合肥市南面的试刀山隧道,最好双开,再增加车道。合肥南面的福山服务区到芜湖南面的新竹服务区,百公里只有一家,间距太大,有悖安全行车理念,更有悖服务至上原则。试想,第一次行驶此路的司机,如果车子没油了,怎么办?困顿不堪,怎么办?安徽高速管理部门要加快转变管理为服务的步伐,安徽警察也要增强服务意识。比如,值班的高速管理员或者交警何不在高速公路上树立大型显示屏上告知前方路况?再比如,高速公路的上下道口应设置掉头通道,允许发生错误或有其它需要及时修改线路的车子掉头行驶,拥堵时节尤其需要。安徽交通广播90.8可否学习一下浙江91.8,多多播报交通路况,多多关心回家的人,多多关心冷冻在路上的人们,不要仅仅关心省会合肥四周的交通路况,不要拿交通旧闻糊弄司机。当然,更多建议还是给我这样的司机,身处信息时代,要多多学习使用各种信息,把自己变成八只眼顺风耳,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收音机、微信、微博、QQ、电话等多管齐下,各显神风、组团服务,密集服务,这样极有可能避开拥堵,安全快捷回家……诸如此类,考虑的太多了,好像在追求责任,也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减少拥堵,健康出行吧。
 


 
        当然,也有两个发明创意忽生心间。搞一个车载自动升降机,而且带有转向功能。这样,遇到堵车,车子就可以自我升起,转到隔离带对面的反向路面了。哈哈,乐极生悲甜中生苦,异想天开了!另一个创意是,对造成人命事故的行驶在高速硬路肩的车主,发起群体性诉讼,对所有车主追究连带群体责任。看你还敢不敢狂放不羁!
       离开了中原河南郑州老家,奔赴江南浙江杭州新家,变幻了区域,交替了中心,可还总是关联万千、牵肠挂肚。
                              

      
         从中原到江南,委实是一个巨大的跨越,起中赴南,实现了四面八方的两次位移;甚至也是一次色系的跳跃,由悠远、厚重的深色原野,投身粉黛苍翠的水墨世界。但是,从河南到浙江,又是一次江与河的对话,只不过一方是中国的母亲河黄河,另一方则是浙江的母亲河钱塘江。一条大河,横穿大半个中国,孕育了华夏文明的主干;一条大江,水流东南,浸透吴越,融汇浙地文明。从郑州到杭州,倒是非常平凡的中国近百之多的“州”地之间的沟通和联接。两个城市,分列第七第八,入选中国“八大古都”,只不过一个是中国最古老的都城夏都阳城(约前2070年)、商都西亳(约商汤-太戊/仲丁时期)所在地,一个是常被人们唏嘘扼腕的南宋王朝的京城旧地。两者又一前一后为大隋王朝发掘并提拔为州,郑州取名于隋开皇三年(公元583年),而杭州行名于开皇九年(589年)。如果按照文化视角,今天看来,这两座城市还有更加紧密的联系。2004年中国大运河成功申遗,途经郑州贾鲁河的古代运河和以杭州为连接点的京杭大运河与浙东运河,捆绑在一起,以独到的水文化同时进入了世界的视野。古代的郑州叫曾经名号“商都”,今天的杭州早已接过了商都的称誉,二者在商业文明上相继登上了中国的顶端。悠久的岁月里,谁曾想有此身份的交替和轮回?冥冥之中矣!      
        至于说,从老家到新家,也就是把一个生活了二十多年并开始拥有爱人和孩子的城市变换成为又一个拖家带口埋锅造饭、叠床架屋的城市,拿一种经历接续前一种经历,以一种情感延伸另一种情感,用一群邻居替换又一群邻居,把吃穿住用、行思言说的一种习性慢慢熔炼成新一种习性罢了。好在,我喜欢,且已习惯了这种挑战和若即若离。
 


      说得差不多了,还有一个纠结在心——为何选在初五初六返程回家。可以不解释吗?理由,当然有!在河南老家,农历正月初五,也即破五,是要破除去年的所有阴霾和负能量的,因此一定要吃饺子,把所有的阴霾和负能量包进去,吃掉。最早也要中午吃一顿饺子。吃过饺子,面对岳父母的遗像,跪别,我带着两位美女,发动车子,上路了。这一走,哪曾想遭遇了连绵大拥堵啊!此非初衷,更非神算,却有侥幸。因此尤感抱歉,不仅慢待了郑州同学们约聚的初五饯别,中午酒宴、晚上打牌,又错过了杭州老乡的洗尘盛情。朋友揶揄,不就是为了剩下六七百元的过路费吗?同学批评说这过路费比三十多年的情谊还珍贵?焦急地等候相聚的老乡则说路上的风景真有那么诱人?面对怀疑和揶揄,面对错失和遗憾,我,只有疑惑了。
       ……
       啊呵,乱七八糟地说了这么一大通,回家的这一路,似乎还真的是洋洋洒洒啊。

Copyright (a) 2001-2019   夏雨驿站    友情链接-杭州正原电子有限公司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