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明诗作| 庙宇外的映像

阅读次数:1269

作者  张黎明  中文系79级、“夏雨诗社”创社副社长 

摄影:华东师大社会发展学院 2012级硕士 吴晓隆 (微信公众号 LongJ)

BGM: 阿沃·帕特《镜中之镜》(Spiegel im Spiegel)

 

 庙宇外的映像

 

沿着我手指的方向 你看见
阳光正在迟钝的刃上舞蹈
流水的声音滑过身体
隔岸灰黢黢的村头 磨刀老头
已叫喊了整整一个世纪
潮湿的种子仍在吱吱发芽
等了再等的收成正在囤外啜泣

 

你看见 潮水涨红西山的云彩
一个孕妇正在牛背上分娩
滴血的脐带勒紧黑色脚窝
那个名叫狗蛋的婴儿在磨刀人
霍霍磨刀声中呱呱坠地

 

你看见 雨雾浸淫的密林里
频繁的采摘被双手扭曲
母亲的乳房更加干瘪枯竭
新鲜的啼哭伴着黄昏降临
苍老的祭奠绊住双腿
日子在锅里咕嘟咕嘟熬着
家长里短随炊烟散到角角落落

 

跟我渡过河去 其实你会看到
岸上庙宇边神情倦怠的铜镜里
被删改的映像比真实还要真实


              
          2014.8.18

 

 

 

 

 

 

 

背景音乐简介

      《镜中之镜》(Spiegel im Spiegel)是1935年生于爱沙尼亚的阿沃·帕特Avro Part流传最广的作品之一,为小提琴和钢琴而作,没有具体的宗教内容,却有虔诚静谧的宗教气氛。这里有他最典型的写法:将声部缩减至二、三声部,每个声部都遵循自身的运动轨迹,如宇宙中星球运转般和谐而神秘,音乐因此有一种秩序中偶然相遇的趣味。那种‘钟鸣’般的音响总是在低音区轰鸣,而音乐的主题显然提炼自巴赫著名的《C大调前奏曲》。越是简单的音乐越不容易写,越是简单的音响越需要严密的内部逻辑。帕特为他的音乐表达创立了钟鸣作曲法Tintinnabuli ,这样独创性的作曲法令帕特在当代音乐中独树一帜。他的独创方式与德彪西类似,他们都是不可模仿的,一旦模仿听起来就会像抄袭。这首乐曲,尽管形式简单得无法形容,却有一种魔力。
  这样静默、悠长的音乐,简单来说可谛听、可放松、可疗愈、可减压、可压惊……往深处概括体现了宗教情结、虚无主义、less is more或禁欲主义色彩。不管怎样,它引起了浮躁时代的各种反响,人们纷纷对他抒情——“这是寂静中的声音,它也许来自天国,也许来自远古,甚至是来自另一个世界。”“我真想在我生活的都市中找一个最高的地方,从空中把这一段音乐播散给人们听,让城市中所有的心浮气躁刹那间荡然无存。”但这简单纯粹的音乐,它唤起的不仅是浮华时代的新鲜感,它还有不可忽视的音乐品质,它的内视、适度、自我生长,孤独的结构、骨骼分明的乐句,一如帕特的才华不可描述。我想,这音乐的品质来自它的真实。它不是为艺术而艺术,或为独创而风格化。只有来自真实的自我探寻与内心渴求,才能获得风格的自我完善、更新与成长。即使近年来帕特为了强化风格或委约太多而导致重复,也未曾遭遇风格化通常面临的衰竭期。帕特是坚守自我的人,据说他曾因写作宗教题材的音乐而遭政府封杀,为此宁愿举家移民也不妥协。

 

编辑:计算机系85级 刘国新

Copyright (a) 2001-2019   夏雨驿站    友情链接-杭州正原电子有限公司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