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明| 美国掠影(手机摄影)

阅读次数:1306

手机摄影  张黎明  中文系79级、“夏雨诗社”创社副社长   

 

BGM:马勒:“旅行者之歌”

 

 

 

 

 

 

 

 

 

 

 

 

 

 

 

 

 

 

 

 

 

 

 

 

 

 

 

 

 

 

 

 

 

 

 

 

 

 

 

 

背景音乐简介

马勒声乐套曲《旅行者之歌》创作于1883-1885年,期间,马勒因追求女演员约翰.他赫特失意,在痛苦中创作了这套由4首歌组成的声乐套曲。

创作于1883-1885年,期间,马勒因追求女演员约翰.他赫特失意,在痛苦中创作了这套由4首歌组成的声乐套曲。马勒曾在给友人的信中提到《旅行者之歌》,他说,“这套歌曲,是描述一个被命运捉弄的流浪汉走进冷暖无常的世界,永无止境的漂泊故事。”留存至今的《旅行者之歌》包括:

1.当我的宝贝举行婚礼时

2.今天清晨我去过田野

3.我有一把炽热的刀子

4.两只蓝眼睛

马勒亲自作词。四首歌彼此类似的旋律、新颖和主动性,充分反映了歌词意图表达的率直。管弦乐部分,每一声部均澄澈清晰,精致的节奏与处理得宜的调性,透露出马勒所下的功夫已超越了歌曲的创作范围,表露出交响曲的手法。

青年流浪之歌(德语:Lieder eines fahrenden Gesellen,又译作“旅行者之歌”或“流浪者之歌”),乃古斯塔夫·马勒作创作的首部联篇歌曲。这套作品由四首歌曲所组成的,由低音声部担任独唱 (较常见为女低音)。内容反映出当马勒在德国卡塞尔担任歌剧院指挥时,和当时的女高音Johanna Richter 的一段不愉快的爱情经历。

马勒早于1884年12月开始创作,并在1885年全面完成。期间他曾对此作品进行大幅度的校订,亦将原来计划由六首改为四首;其后在1890年代初(大约于1891年至1896年期间),把本曲的钢琴伴奏配成管弦乐版本。因此,多年来不同的手稿版本,彼此间或会有一些出入。

本曲在1896年3月16日当天于柏林首演时,已经是以管弦乐的版本的出现,但亦不能排除在这版本之前,亦已经出现了供声乐和钢琴伴奏的演奏版本。作品于1897年正式出版,自此便成为了马勒其中一首较著名的作品。

虽然《青年流浪之歌》的所有歌词均出自马勒手笔,但歌词内容,无不深受他所喜爱的其中一本书籍《少年的魔法号角》内的诗篇所影响。例如第一首歌,便源于《少年的魔法号角》的《我的爱人》(Wann [sic] mein Schatz)。

 

歌词:


(一)爱人结婚那一天
 
爱人结婚的那一天,
她的大喜日,
我的伤心日!
 
我会走进自己狭小的房间,
在那黑暗、狭小的房间,

为爱人洒泪、洒泪,
为了我的爱人!
蓝色的花儿别凋谢啊!

 

可爱的鸟儿,
你在绿油油的石南上歌唱!
天啊,这世界怎能这样美好?
吱吱!吱吱!
鸟儿莫再唱!花儿莫再开!
春天已逝。
 
一切歌声已成过去。
午夜梦回,
就会想起伤心事,
自己的伤心事!

 

(一)今早我走过田野

 

今早我走过田野;
每跟草仍挂著露水。
愉快的鸟儿对我说:
“嗨!早安!

 

你啊!这世界不是益发美好吗?
吱吱!吱吱! 既美丽又生机勃勃啊!
这世界使我多么愉快!”

 

还有,田野里的铃兰
满怀好意,愉快地
一边摇响铃儿(叮、叮)
一边道出清早的问候:
“这世界不是益发美好吗?
叮!叮! 美好的事物啊!
这世界使我多么愉快!”

 

然后,在阳光里
世界忽然闪闪生辉;
一切都变得有声有色,
是在阳光普照的时候!
不论是花是鸟,不分是大是小!

 

“你好,
这世界不美吗?
嗨,不是吗? 难道世界不美吗?”

 

我的快乐日子也会开始吗?
不、不—我是说
快乐日子将永不来临!


(三)我有把炽热的刀

 

我有把炽热的刀,
挺挺的插在我胸膛。
唉!伤得很深哪!
伤及一切快乐、欢喜的情绪。

 

天啊,这附身的邪恶东西!
没有停止,
没有松懈,
不分昼夜折磨我。
当我想安睡时。

 

唉!
我抬头望天
但见一双蓝眼睛。


(三)我有把炽热的刀

我有把炽热的刀,
挺挺的插在我胸膛。
唉!伤得很深哪!
伤及一切快乐、欢喜的情绪。

 

天啊,这附身的邪恶东西!
没有停止,
没有松懈,
不分昼夜折磨我。
当我想安睡时。

 

唉!
我抬头望天
但见一双蓝眼睛。

 

Copyright (a) 2001-2019   夏雨驿站    友情链接-杭州正原电子有限公司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