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明|夏雨往事

阅读次数:1091

BGM: 马勒 大地之歌

 

文章来源:

http://comment.whb.cn/reping_art/view/31542

 

作者简介 张黎明,华东师范大学79级中文系。夏雨诗社创始人之一,首届副社长。1982年起发表诗歌,代表诗作《蔚蓝色的我们》。曾主编《高校文学百家》等,专题片《为了倾斜的大地》获全国电视片大赛一等奖。现在山东警察学院任职,兼任中国扁鹊文化研究院院长、山东颐善扁鹊文化院院长、山东善文化研究院副院长、《文化山东》杂志主编、山东鲁商数字出版社总顾问、颐善健康产业集团副总裁、山东中医药文化产业园副总裁、山东银座幼教集团品牌总监等职。

 

《“夏雨”往事》
 
 
1982年2月15日,下午外语课后回到宿舍,同室同学蔡建境很兴奋地告诉我:“你的诗歌发表了!”随手把一本《山东青年》1982年第2期递给了我。上面发表了我的处女诗作“四季歌”组诗。这在当时的中文系79级也算是新闻了,因为我们年级当时公开发表过文字的也就十来人。
 
一周后的23日,宋琳找到了我,他说他的诗《我的心》也将在《春草》杂志上发表。我们相互道贺,便动议成立一个诗歌小组,以后以诗歌小组的名义集体向外投稿。
 
第二天上午,我和宋琳找到中文系79级的盖方鸣和蔡工云,商量成立诗歌小组一事。四人讨论了下一步的写作计划,并一致认为要首先争取到系团委的支持,成立一个诗社。
 
接下来的日子,我与宋琳除了睡觉,便相互成了对方的影子。3月初,我们两人认真地讨论了成立诗社的事情,准备以79级为主,吸纳78级、80级、81级诗歌爱好者参与,并提出要争取校团委学生会的支持,把诗社搞成全校的诗歌组织,适当时候,再出版诗刊。我和当时的校学生会主席于海锦住在一个宿舍,近水楼台,就把我们的想法先和他谈了,没想到老于表态完全支持,他说,他先和校团委祝杜林书记打个招呼,探一下他的态度再作打算。
 
3月12日中午,宋琳、我、林锡潜、中文系78级的汤朔梅、沈韬、刘菲、80级的徐芳、朱子仪共8人开了个碰头会,决定以中文系为主,广招全校诗歌爱好者成立诗社,并初步打算聘请刘佛年校长、肖挺副书记、王辛笛老师、赵丽宏师兄做我们的顾问。当时还商量了诗社的宗旨:绝不写有损于党、有损于祖国、有损于人民的作品,要努力体现师大的风采和风格。
 
会后大家便去找系团委书记李莲娣老师,李老师正在开会。晚上,中文系81级1班召开了一个诗歌创作座谈会,邀请了诗社筹备组除78级之外的成员参加,气氛非常活跃,直到教室熄灯大家还在走廊激烈争论。在那样一个知识匮乏、信息闭塞的年代,一代热血青年满怀理想和憧憬,真诚、纯粹、激情、执著。
 
李莲娣老师第一次听到要成立诗社的消息时非常兴奋,当即表态全力支持,说系团委的经费中还有150元的结余,可以资助诗社50元作为印刷费。随后的几天,诗社筹备小组的几个主要成员便频频碰头,商量成立“夏雨诗社”申请报告的写作问题。在这个过程中,于海锦上下穿针引线,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团委祝杜林书记也是一位热情而开明的人,不但表态支持成立“夏雨”诗社,还当即拉上于海锦,找到当时的校党委宣传部部长蒋其义,蒋部长的态度也很明朗:这是好事!蒋部长还详细询问了复旦诗社的经费、杂志《诗耕地》的出版、发行等问题。第3天,我和宋琳写了一份关于复旦诗社情况的调查报告交给了于海锦,并和他两次去找宣传部蒋部长。有了各级领导的支持,筹备组成员信心大增,在没有得到正式批复之前,前期的一些准备工作大家都在分工进行。这期间,筹备组还同时筹办着中文系赛诗会。
 
3月30日,我们拿到了校党委副书记肖挺在我们递交的“夏雨”诗社成立申请报告上的签署意见:“此倡议很好,我看应该支持。”并同意我们每期诗刊100元经费的申请。落款日期是3月23日。
 
从我和宋琳商量成立诗歌小组到学校表态支持,正好30天。
 
4月1日,诗社筹备组增补中文系80级郑洁为理事。这天,筹备组设计了招收诗社社员的海报,在校园内广为张贴,并由郑洁拿到校广播站进行广播,一时间,“夏雨诗社”要成立的新闻传遍了校园每个角落。下午,理事会召开第一次正式会议,首批理事会成员有:78级沈韬、汤朔梅、刘菲,79级宋琳、张黎明、林锡潜,80级徐芳、朱子仪、郑洁。具体分工:宋琳主持日常工作,林锡潜负责财务,张黎明、朱子仪负责校内联系,徐芳、郑洁负责校外联系,郑洁负责排版和美工,沈、汤、刘负责杂务。会议还确定了准备邀请的诗社顾问人选。
 
本来和我同班同学孔小夏约好,我和宋琳4月2日晚上到她家请她爸爸孔柏基老师为我们诗刊《夏雨岛》设计封面的(记得“夏雨岛”的刊名首先是我提出的,大家一致赞同。若有谬误,请纠正),孔老师当时是上海美院的教师,当时已小有名气,现在更是名扬世界的著名油画家。因那晚下起瓢泼大雨,5号晚上才正式拜见了孔老师。孔老师热情地和我们讨论了诗刊封面的风格,并于7号下午到校园内的夏雨岛进行了写生。当时我和宋琳陪同,孔老师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从不同角度共画了两幅。第一幅近景是一棵柳树垂下无数枝条,远景是夏雨岛太阳亭,远近的对比扩展了空间,疏密相间的枝条欲遮欲盖,增添了几分朦胧神秘;第二幅近景是两棵枝干交错的梧桐树,远景是夏雨岛桥边的月亮门,蓝黑色调形成了巨大的视觉冲击。孔老师在两幅作品的一角,都用钢笔写上了“柏基”两个字。虽然在是否使用孔老师设计的封面问题上诗社内部一度曾有过异议,但直到79级毕业,出版的三期《夏雨岛》的封面,都是用的孔老师的第一幅作品,只是在印刷时换了不同的颜色。
 
随后的几天,我和宋琳、徐芳、郑洁、沈韬、汤朔梅、林锡潜等人便是紧张的忙碌:社员征稿、选稿、顾问邀请和约稿、购买打印蜡纸和印刷纸张、联系诗稿打印等等。有一次我们在选定首次全体社员大会日期时,宋琳问我:“五四是几号?”我竟然煞有介事地查了一番,给出的结论是:11号,当时在场数人竟无一反对,等反应过来,自然是哄堂大笑。
 
诗社成立的消息公布后,报名者踊跃,首期确定社员正好108名,我们戏称一百单八将。4月12日,理事会召开会议,选举出社长宋琳,副社长张黎明、徐芳,并邀请了78级李其纲加入,推举其任《夏雨岛》主编,沈韬、汤朔梅、刘菲、林锡潜、徐芳、张黎明、宋琳为编委。其纲兄当时在文学圈已是响当当的人物,但考虑到78级马上要毕业,为了保持诗社的连续性,还是选择了由79级、80级的同学担当诗社重任。其纲兄担任主编,为《夏雨岛》的编辑工作开了个好头,也定好了基调。
 
5月5日中午,我和宋琳张贴公布了诗社首批社员名单,并于5月6日召开全体社员大会。5号晚上我和于海锦去华东医院看望了胃切除手术后仍在住院的周原冰副校长,向周校长汇报了诗社的筹备情况并向他约稿。周校长带病和我们谈了近两个小时,对“夏雨诗社”寄予厚望,他把刚创作的一首校歌拿给我们,说权当作业给《夏雨岛》发表。后来周校长还给我们题写了贺词:诗应该属于人民。贺词捎我时,周校长把我的名字张黎明写成了张黎昭,成为趣事。
 
6号晚,“夏雨诗社”第一次全体社员大会在文史楼一楼的历史系教室召开,只有5名社员因故缺席。大会增补教育系80级张小波、数学系79级上官文、化学系80级戎礼平和袁幼鸣为理事。会议由张黎明主持。校学生会主席于海锦讲话,宣布了理事名单;宋琳就诗社筹备情况、改稿情况、今后工作打算讲话;李其纲就社员诗稿进行了概评;社员填写了社员登记表和民意测验表。
 
《夏雨岛》创刊号原想5月20日能印刷装订完毕,24号召开“夏雨”诗社成立大会的,但紧赶慢赶也难以完成,成立大会推迟到5月28日。由我代表诗社给全国众多杂志发去了邀约函,所以那段时间,诗社陆续收到了《泉城》、《山东文学》、《上海文学》、《萌芽》、《文学报》、《收获》、《当代》、《十月》、《诗刊》、《飞天》《山泉》等报刊杂志的贺信贺电,对“夏雨”诗社的成立和《夏雨岛》创刊表示祝贺的同时,也对大家寄予了厚望。
 
5月25日,校印刷厂赶着装订出6本《夏雨岛》诗刊样本。5月27日,第一期《夏雨岛》终于全部印刷装订完毕,我们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诗刊上印上了理事会、编委会名单,顾问名单也最终确定:名誉社长肖挺,校外顾问辛笛、邵燕祥、宁宇、雁翼、黎焕颐、宫玺、王也、肖岗、徐刚、赵丽宏,校内顾问蒋其义、王光祖、祝杜林、李莲娣。
 
5月28日,“夏雨”诗社成立大会暨“五月诗会”如愿召开。请顾问、请演员、布置会场,筹备组人员从早到晚忙得连喘气的工夫都没有。校外校内的朗诵演员由郑洁负责,她当时是校学生会的文艺部长,在诗会筹办的整个过程中,付出了巨大劳动。协助她的好像还有文艺部数学系的马磊等。几个校外顾问的邀请,我们几个是有分工的,只记得辛笛老师是徐芳接来的,《上海文学》的王也老师是我去接的。所谓接,也就是坐着公交车到顾问老师的单位,再一起赶到华东师大。那时非但没有出场费,吃饭都是自掏腰包的,那天的晚饭是王也老师请的我——一个大面包和一瓶橘子汁。王老师让单位的轿车把我们送到了学校,这在当时已是十分气派拉风的了。
 
诗会一票难求,当时谁能搞到一张入场票成了一件很牛的事。我们年级辅导员徐晓杜老师和我要票,我怕别人看到没敢直接给,而是让他到学校大礼堂后台的窗外,从里面悄悄给他递了出去。
 
诗人王辛笛、肖岗、雁翼、黎焕颐、王也、冰夫、赵丽宏,上海歌剧院黄宝瑜,上海电视台陈燕华,著名画家孔柏基,校领导肖挺、袁运开、徐冠菊、蒋其义,中文系老师王光祖、李莲娣出席了诗歌庆典活动。复旦诗社社长许德民、副社长孙晓刚,以及上海其他几个主要高校的社团代表也应邀参加。
 
那时的校园青年也追星,只不过他们对作家、诗人更加偏爱。当年大家对文学的热情,一点不亚于今天的追星粉丝。那天的晚会定在7点15正式开始,但直到7点半礼堂内外仍不能安静下来,由于很多同学没有入场票,便在外面大声呐喊并使劲擂响礼堂大门。活动进行了半个多小时了,门外的砸门声呐喊声仍然一浪高过一浪,与里面的鼓掌声叫好声遥相呼应。坐在台下的辛笛老师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跳上台去即兴演讲:听!这是诗的春雷!这是诗的呐喊!这是我们年青一代为新诗而擂响的战鼓!请把大门打开,让这些年轻的生命和我们一起,为青春,为新诗欢呼歌唱吧!
 
辛笛老师作为“九叶”派代表诗人,为人热情、真挚,性格温和、豁达。我和宋琳、张小波、郑洁、徐芳、沈韬、刘菲等分别多次登门拜访求教,老先生总是很和蔼很开心地和我们交流,给我们讲写诗,讲做人,讲未来的前途发展。1984年7月我毕业一年后再回上海,宋琳、郑洁陪我去拜访辛笛老师,先生和伯母很热情地请我到市政协的招待所吃饭,还送我两盒上海奶糖做礼物。大概就是那一次,辛笛老师叫来刚刚登了记的李其纲和徐芳,说是为我接风和给他们贺喜两个主题合并进行了。我给首对“夏雨”伉俪买了一束塑料花作为贺礼,徐芳后来说她保存了好多年。徐芳还提示我说,辛笛老师当时曾经说过我就像徐芳的哥哥一样,现在仔细想想确是有点兄妹相的。辛笛老师在我心中一直如同自己的父亲,30年来每每想起他那慈祥的面容,心底总会泛起融融暖意。
 
随着辛笛老师一番激情演讲,大礼堂门洞大开,黑压压的人群顿时挤满了室内各个角落,只有一千个座位的大礼堂,足足塞进了两千来人。
 
气氛更加热烈。诗歌并非完美无暇,朗诵也并不尽善尽美,但台上台下男女老少个个热血沸腾心潮激荡。因我是晚会的舞台总调度,所以自始至终站在舞台一侧,见证了那样一个历史时刻。刘新华、哈若蕙、朱子仪、乐一凡……一个个声音堪与中央电视台播音员媲美,观众的情绪和表情也不时随着他们声音的变化而变化着。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数学系姚月朗诵的诗歌《苹果》:我是苹果/我是一只小小的/红艳艳的苹果……后来,我们一见到姚月就叫她红苹果。姚月从此也和“夏雨”诗社结下不解之缘,她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后来《飞天》杂志约我们诗社给“大学生诗苑”写评论,由宋琳主笔,署了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寄给《飞天》的最终文稿,就是姚月通宵誊抄的。再后来我一万多字的毕业论文也是请姚月誊抄的,还用复写纸多留了几份,复写稿至今我还保留着。这是后话。
 
晚会由郑洁主持,记得她上穿长袖细格上衣,下着及膝短裙,梳两条粗粗的短辫,朴素庄重又大方。据郑洁交代,正是通过那次晚会,许德民才认识了她,并向她展开了爱情攻势。
“夏雨诗社”成立大会暨“五月诗会”取得极大成功,校园处处不时传来“夏雨”的歌声。诗社的几个骨干成员,也陶醉在成功的喜悦中。29日晚,我和宋琳、于海锦、沈韬、汤朔梅、郑洁、姚月、范勤、林海燕、赵琳等人搞了一场小型联欢会,庆贺“夏雨诗社”的成立,庆贺“五月诗会”的成功,从下午2点一直到夜里2点半。
 
那场狂欢,30年后的今天仍然记忆犹新。

 

背景音乐简介

马勒的《Das Lied von der Erde 大地之歌》创作灵感来自6首唐诗,并采用了6首中国唐诗的德文版为歌词
包括六个乐章:
第一乐章《愁世的饮酒歌》(Das Trinklied vom Jammer der Erde),歌词选自李白的《悲歌行》;
第二乐章《寒秋孤影》(Der Einsame im Herbst),歌词选自钱起的《效古秋夜长》;
第三乐章《青春》(Von der Jugend),歌词选自李白的不明诗篇,德译名《琉璃亭》(Der Pavillon aus Porzelian);
第四乐章《美女》(Von der Schonheit),歌词选自李白的《采莲曲》;
第五乐章《春天里的醉汉》(Der Trunkene im Fruhling),歌词选自李白的《春日醉起言志》;
第六乐章《永别》(Der Abschied),歌词选自孟浩然的《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止》和王维的《送别》。

附《大地之歌》原诗及中文翻译

 

第一首:
原诗:《悲歌行》 李白
悲来乎 悲来乎
主人有酒且莫斟 听我一曲悲来吟
悲来不吟还不笑 天下无人知我心
君有数斗酒 我有三尺琴
琴鸣酒乐两相得 一杯不啻千钧金

悲来乎 悲来乎
天虽长 地虽久
金玉满堂应不守 富贵百年能几何 死生一度人皆有
孤猿坐啼坟上月 且须一尽悲中酒

* Das Trinklied vom Jammer der Erde *
中译:《大地悲愁饮酒歌》
酒已烁漾在金樽之中
举杯饮酒之前 且容我为您高歌一曲!
这首忡悒之歌 当听似发自您灵魂的笑声

当忡悒逐渐靠近 这灵魂的荒颓花园
欢愉与歌声逐渐褪去 熄灭
生命的余烬是黑暗 黑暗的余烬是死亡

这间屋子的主人呀!
你的酒窖里溢漾著金色琼浆
我的怀中斜倚著琵琶
轻扬琵琶弦 尽饮杯中酎
你我共此今朝之胜
且乐生前一杯酒 何须身后千载名!
生命的余烬是黑暗 黑暗的余烬是死亡!

天空靛蓝依旧 大地存续如昔 且恒于春天绽放千华
然而你,一具血肉之躯
在这宽天浩地之中 能拥有多少年华
在这繁琐红尘中 你与欢愉的交集 岂逾有百年之久
白日何短短 百年苦易满
苍穹浩茫茫 万劫太极长!
放眼望去! 在月夜墓地之中
那蜷曲著粗狂鬼魅般的形骸
是你我共古人 千年以降百年以外不变的终点
听其哀嚎 正悲诉悼不回生命的馥郁芬芳!
举殇今际勿迟疑!吾友 错此良辰 更待何时
人生得意需尽欢 莫使金樽空对月
古来圣贤皆寂寞 唯有饮者留其名!
且酌乾你我手中觚
生命的余烬是黑暗 黑暗的余烬是死亡

 

第二首:
原诗:《效古秋夜长》 钱起
秋汉飞玉霜 北风扫荷香
含情纺织孤灯尽 拭泪相思寒漏长
檐前碧云静如水 月吊栖乌啼鸟起
谁家少妇事鸳机 锦幕云屏深掩扉
白玉窗中闻落叶 应怜寒女独无衣

* Der Einsame im Herbst *
中译:《秋日孤客》
秋天 迷失在湖面蓝雾弥蒙中

草地上覆盖著一层霜白
远远望去 有如画家的彩绘
将翠绿的泥 点缀在娇艳的白花之间

然而花芳早已不复
飒起无情秋风 凛烈遍折娇柔
还可预见的
是水载片片 湖心荷花的凋零

心已疲惫 微灯在一阵闪烁后 溶化在暗风中
临别的轻喟 催促著我入眠
吾将投向我钟爱之地 至我心灵宁静的一隅
且让我拾得慰藉 且让我获得憩息

久矣!久矣!
孤泪冻我颊 秋寂藏我心

耀眼的金黄 何时方能一扫我心中的阴霾
温柔地蒸融我冰冷的孤寂泪

 

第三首:
原诗题为李白所作,但并未找到。
* Von der Jugend *
中译:《青春》
白瓷青亭伫在小池塘上
翠色拱桥如虎背 弓踞在亭岸之间

亭阁中有一群好友相聚
鲜著玉戴 肆酒喧哗 笔颂抑扬
他们的罗袖高挽
丝冠挣脱了礼缚 盘上他们的颈领

池面宁澈如镜
清晰灼映著池畔亭间的一景一物
白瓷青亭中的欢腾喧嚣
也倒映在这水镜之中

翠色拱桥的倒影如一弯明月
依偎在涟漪之间
池面上的倒影亭阁里
亦是一群相聚的好友
鲜著玉戴 肆酒喧哗

(朋友啊!须知你我今朝的欢乐
就如同这池面上的浮光掠影
当日暮西沉
一切终将消逝在黑暗之中)

 

第四首:
原诗:《采莲曲》 李白
若耶溪傍采莲女 笑隔荷花共人语
日照新妆水底月 风飘香袖空中举
岸上谁家游冶郎 三三五五映垂杨
紫骝嘶入落花去 见此踟蹰空断肠

* Von der Sch heit *
中译:《佳人》
二八佳人在溪岸采拾著莲花
她们群歇在灌木丛与落叶之间
将莲花置于裙摆上 彼此有说有笑

金色的阳光在澄澈的溪水上写下她们的身影
写下她们的纤手
写下她们的巧盼
和风轻抚她们的绣袖
并将女孩们特有的香气挥洒在空气中

呀!看啊!那群纵驹溪畔的俊美少年
正自远方驰来
有如阳光般的耀眼
他们正策马穿过岸上的垂杨

晴空下马儿愉快地嘶鸣
几经踌躇
然后纵蹄飞驰过茵绿与千华
有如一阵狂风
马儿们蹂躏过遍地落花而去

那舞荡的鬃毛多么狂野
那鼻息深切而炽热
金色的阳光在澄澈的溪水上写下他们的身影
在女孩的心窝底写下悄悄的悸动

女孩的目光追随著马儿而去
小小的矜持 再掩不过闪烁的双眸
凝眸深处 悸动的心灵
正呐喊回应著远走的马蹄声

 

第五首:
原诗:《春日醉起言志》 李白
处世若大梦 胡为劳其生
所以终日醉 颓然卧前楹
觉来眄庭前 一鸟花间鸣
借问此何时 春风语流莺
感之欲叹息 对酒还自倾
浩歌待明月 曲尽已忘情

* Der Trunkene im Fr ling *
中译:《春日醉客》
如果人生不过是一场梦
那么为何还要那么劳苦?
在这漫长而快乐的一整天之中
我喝著酒直到自己不能再喝为止

直到自己不能再喝为止
直到我的身体与心灵都感到满足以后
我步履蹒跚地曳向前楹
倚著门槛闲适地睡著

当我醒来时我听到了什么?
听呀!是树上的鸟儿啁啾
我向鸟儿借问
春天是否已然降临
为何这一切总看似一场梦

鸟儿鸣唱著
是啊!是啊!
昨夜的风柔
已带来春天的气息
我倾耳听著鸟儿唱著 笑著

我重新注满我的酒杯
然后一口气将其倾尽
放声唱歌直到明月高悬在黑幕之中

而当我不能再唱以后
我又沈沈地睡去
自梦中的我回到我的梦中
即使是春天降临
我又能够做什么呢?
还是继续地喝我的酒
做我的醉客吧!

 

第六首:
原诗:《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 孟浩然
夕阳度西岭 群壑倏已暝
松月生夜凉 风泉满清听
樵人归欲尽 烟鸟栖初定
之子期宿来 孤琴候萝径

《送别》 王维
下马饮君酒 问君何所之
君言不得意 归卧南山陲
但去莫复问 白云无尽时

* Der Abschied *
中译:《送别》
夕阳沈没于山岭之外
夜幕低垂在群壑间
夜凉如水 微风轻送
月儿有如一弯银色的小舟
悠游于深蓝的星海之中

小溪的潺潺声点缀著夜的幽静
昏暗中花儿摇曳著淡淡月光
大地在万物的睡眠与歇息之中深沈地呼吸著
所有的热盼与期待现在都已走回梦中
疲惫的人们回到温暖的小窝
在睡眠中重新拾起遗忘的快乐与年轻
鸟儿也安静地栖息在枝头

这世界已沈沈睡去
夜晚的凉风徘徊在松树间
我驻足在松树下等待著一位朋友
等待著向他做最后的告别

吾友呀!我期盼著与你共享这份月色
然而你身在何方?
孤寂的滋味 你已让我久尝
我在披拂著萝藤的小路上拨弄著琴弦
这美丽的世界呀!且让我永远沈醉在爱与生命之中

 

Copyright (a) 2001-2019   夏雨驿站    友情链接-杭州正原电子有限公司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