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越专栏| Liberty Arts

阅读次数:708

  文章作者  计算机系85级 章越

(微信公众号:追风筝的人)

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
关注该公众号

 

先从一件身边的小事谈起:一位前同事的孩子被他送到国外留学,说好学的是最热门的计算机专业,结果读完二年级“通识课程”,儿子没按照他的愿望继续读下去,而是选择了文学专业,让他的“望子成龙”计划完全“泡汤”,他实在不明白,外国的大学还能这样读的。
 
海外留学风渐盛的今天,越来越多的父母把孩子送到国外留学,他们原本以为国外的大学和国内大同小异,也是先选个专业一直读下去就好了,最后都或多或少经历了上面的“尴尬”。
 
那么,什么是“通识课程”?什么是“通识教育”?
 
通识教育是英文“Liberal Arts”、“Liberal Study”或者“General Education”的译名,也有学者把它译为:“通识教育”、“素质教育”“普通教育”、等等。
 
在留学这个场景中,意味着刚刚进入大学的新生,在一、二年级的课程学习中会学习一些通用知识,而不是急着马上进入专业知识学习,其实这和中国大学的一、二年级课程相类似,但是美国大学最大的不同在于:二年级快结束的时候,学生可以重新考虑自己的专业方向,做出第二次选择,而且允许跨度很大的转系转专业。
 
在我看来,关于通识教育,三个英文对应的叫法中,只有“Liberal Arts”才真正代表了“通识教育”的目的。
 
这个词组的字面意思是“自由艺术”,但它说的并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艺术”。Liberal Arts 这个词在中文世界没有一个取得共识的译法,经常被翻译成“通识教育”、“素质教育”、“人文教育”、“博雅教育”等——可是在我看来,所有这些“教育”,都把它给矮化了。
 
LiberalArts,不是为了训练一个能歌善舞的漂亮小孩,不是为了熏陶一个多愁善感的文艺青年,也不是为了武装一个中年危机的忧郁大叔。它是最正统的西学,其地位在工程、医学等一切应用学科之上。它原本是一种最高级的学问——统治者的学问。
 
自由技艺,原本是古罗马时代的一套课程,被认为是“自由的人”应该掌握的一套学问。
 
“自由”这个词,今天的人比较无感,因为所有人都是自由的。而对古罗马人来说,“自由”的意思非常明确,那就是说“你不是一个奴隶”。不是奴隶,有权直接参与社会事务和公共政治,而且还要管理奴隶。这才是自由人。
 
自由技艺的课程项目在历史上有个演变的过程,到了中世纪,被确定为七个项目。中国春秋时代的贵族大约也有类似的项目,比如孔子说的“六艺”。我们可以把西方自由技艺的这七个项目,称为“七艺”。
 
这七个技艺,其实都蕴含着统治者的统治之道。
 
1. 逻辑。掌握逻辑,你读东西才能读懂。
 
2. 音乐。音乐被视为与世间的法则有关。
 
3. 天文学。其中包括了占星术。音乐是人世间的法则,天文则是自然界的法则。
 
4. 文法。其实就是拉丁文。拉丁文在古代欧洲是各国通用的上层语言,而英语、德语都只能算是方言。
 
5. 修辞。学修辞的最主要目的是为了说服别人,施加自己的影响力。
 
6. 算数。作为自由人,你得管理财产。
 
7. 几何。涉及到严密的推理,而且需要对建筑有所理解。

 


 
时至今日,西方大学里自由技艺的科目已经有了各种变化。而且现在没有奴隶了,也不需要那么多“统治者”了,自由技艺还需要学吗?
 
《华尔街日报》有个统计:93%的公司认为,有三个来自自由技艺的技能,比任何本科专业都重要。这三个技能是批判性思维、交流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1)批判性思维
 
所谓“批判性思维”,简单地说,是对一个事物进行分析、判断和评价的能力;换言之,就是你能不能独立思考。
 
比如说,戊戌变法,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大事件。我们的历史课对这个事件的学习重点和考点是什么呢?可能是事件发生的时间、参与的各方势力和人物、后来人对戊戌变法失败原因的分析之类。这些都是有标准答案的,这就不叫批判性思维。
 
批判性思维,最好你得自己提出一个说法,然后找各种证据来支持你。就算是看别人的分析,你也得能对这个分析进行“批判”。不见得是批评,而是重新审视:他的证据充分吗?逻辑链条完整吗?有没有偏见?反方的说法有没有道理?
 
我们在真实世界面临的绝大多数问题,哪有什么现成的标准答案?
 
面对各种问题能够批判性思维,才是一个独立自主的人。没有冷静判断的能力,听说一个事情,要么只知道情绪性地宣泄,要么附和别人的说法,要么就加入一个阵营党同伐异……这些人,就配不上“批评性思维”这几个字,也不是真正的自由人。
 
(2)交流
 
所谓“交流”,在这个时代我们已经知道很多了,比如说服力、影响力、修辞技巧、演讲技巧等。这里特别强调一点:风格。
 
风格,是一种非常人性化的东西,它的反义词是“机械化”。
 
比如,同样一个笑话,或者一句特别经典的话,马云说一遍可能效果非常好,而你如果照着他学一遍,那就完全不好使——因为你是在机械地模仿,没有自己的个人风格。
 
还有,我们通常说“设身处地”地思考有助于解决问题,达到“双赢”的目的。可是没有经过自由艺术系统训练的人,到了利益相关阶段,往往只顾自己,不管别人,结果可想而知。
 
(3)解决问题
 
所谓“解决问题”,可不是求解一个什么数学方程,而是在复杂世界中解决一个具体的问题。这种问题的难度并不在于有了方程怎么解,而是你根本不知道该用哪个方程。
 
比如,公司有个下属犯了个错误,你怎么定性呢?这只是一个偶然事件?还是代表了一个坏趋势,必须马上遏制?
 
从不同的角度观察,了解不同的细节,采取不同的手段,自由技艺里都有各种历史经验可以让你借鉴。


 
近代国人,潜意识之中,似乎觉得所谓“素质教育”,是政府和社会的要求,不是个人的事儿,好像花时间学习人文艺术是一种牺牲一样——我牺牲了学习赚钱本领的时间,来参加素质教育,无非是想把自己变成一个好人,让政府和社会对我放心。
 
可是在西方学者眼中,自由技艺,恰恰是为自己学的。
 
比如我们通常说学习“文史哲(文学、艺术、哲学)”是为了“陶冶情操”,可陶冶情操又是为了什么呢?
 
科学说的是客观世界,而文史哲,则是从一个主观和思辨的视角,对世界的主观体验和看法。在某一个具体的时刻,站在某一个具体的立场,当事人是什么心情?这些体验难以用实验量化,各不相同,没有标准答案,所以才叫做“艺术”。
 
通过文艺作品了解别人的视角、观点和体验,我们才能理解别人,进而理解自己。最起码的一点,能意识到自己的局限和渺小,知道自己不是世界的中心。
 
同样地,也知道自己没必要围绕着别人为中心转。流行文化常常能吸引人去渴望某种生活,而真正的艺术,却能让人质疑那种生活。
 
一切人文学科都是历史学科。不了解过去就不理解现在的世界,你得知道这都是怎么来的,你得知道世界不总是,也没必要必须是现在这个样子。我们是今天这样,只是偶然的选择。认识到这些,学会了质疑,我们才能知道还有别的可能性,我们才能去想象别的可能性,才能发挥创造力改变世界。


 
归根结底,自由技艺教给我们的,是去做一个独立的人,而不是去做一个工具。所以Liberal arts 的关键词,不是“通识”,不是“素质”,而恰恰就是英文和拉丁文原文中的那个词——自由。
 
 
最近,人工智能的神奇进步让很多人类工作在不远的未来将会消失,社会上弥漫着一种恐慌情绪:人类围棋高手一个个落败于机器人(最新的记录是50连胜!);而顶级的人工智能在学习了大量医学案例之后,会以更高的精确度更快更准判明病因;未来的投资高手也许不是人,而是机器。。。这样的例子会越来越多。
 
人类究竟还有那些事是机器不能做的?我们又怎么避免被机器淘汰的命运?
 
最新的人工智能虽然教会了机器大量学习(对局)的能力,但是提出“元问题”这第一步,机器还是做不到,也就是说,归根结底,机器还是一个工具,而自由技艺教给我们的,是去做一个独立的人,而不是去做一个工具。
 
这,才是Liberty Art的真义所在。
 
 
马克
二零一七年元月十五日
 
 

【声明:原创内容,欢迎转发。】

Copyright (a) 2001-2019   夏雨驿站    友情链接-杭州正原电子有限公司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