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越专栏|“后真相”时代已经来临

阅读次数:534

  文章作者  计算机系85级 章越

(微信公众号:追风筝的人)

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
关注该公众号

 

最近《牛津词典》将2016年度热词颁给了“Post-Truth(后真相)”,意指人们的言论观点容易最先受到情绪和个人观点的影响,塑造人们思想的不再是真相(事实),而是情绪。互联网的存在则加速了这一趋势,只要动动手点击一下鼠标,就能轻松表达,进而汇成巨大的舆论,这在几十年前根本无法想象。
 
如果你还对此存疑的话,可以看看最近的几大黑天鹅事件:特朗普在官媒的“打压“和”抹黑”中顽强胜出(即便希拉里的竞选资金数倍于他,即便顶级精英都支持她),让绝大多数的美国人甚至全世界看跌了眼镜,以往总统选举预测方法也不再管用,那些所谓的专家/精英都被“打脸”得满地找牙,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输。
 
技术让信息的获取变得如此轻松,据说最先进的Kindle可以帮助你边读边翻译,未来AI自动翻译前景更是无可限量;另一方面,意见表达也变得简单迅捷,“网红”现象就是明证之一:不需要评委,不需要赞助,自我定义,吸引关注,照样走红。
 
值得我们警惕的是这种趋势的“双面剑效应”,一方面,它让社会传播效率大大提高,民意表达更快,政府和监管当局如果善用得当,能极大降低与民众沟通效率;另一方面,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任何进步总有其不完善的地方,总有机可乘,比如谎言(“假新闻”)也可以利用相同的渠道渗透,达到影响舆论的目的(比如最近深圳“罗尔”骗捐事件)。

作为普通人,我们大部分时间局限于自己的小圈子(比如朋友圈等)。这也是当今技术发展的一个反作用力:因为个体的关注时间有限,我们越来越和自己志趣相近的人一起沟通聊天,所以反而陷入一种自我认可的虚拟世界,其结果是假新闻,谎言能轻易穿透我们的圈子,骗取我们的信任,久而久之,代替我们思考。
 
如果在过去,民众至少还有典型意义上的“新闻守门人”作为依赖,但如今他们的权力正在丧失。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曾经被视为最后一道过滤器的主流媒体,被冠上“恶心”或者“逊”的骂名。《纽约时报》对此的回应是:“如果说假新闻问题比人们通常以为的更复杂,那么相关方面给出的解决之道则常常比问题本身更糟糕。有人提议,Facebook应该审查信息流,清除假新闻;还有人提议,应该用法律严惩传播假新闻者。但应该由谁来决定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呢?我们真希望让马克·扎克伯格或者美国政府来决定真相由什么构成吗?”
 
 
这才是真正可怕的,怎么办?
 
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将知识转移到个人思想中。但是,如果作为思考根基的事实已经不对,如何保证结果是对的?
 
叔本华说过:“这个世界就是我的表象”,后真相时代已经来临,知识不再稀缺,真相反而变得不重要。
 
未来注定会出现更多的“黑天鹅”,而培根的那句名言“知识就是力量”也许要改为“扩大知识范围、独立思考才是力量”。
 
  
 
马克
二零一七年元月十四日

 

【声明:原创内容,欢迎转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a) 2001-2019   夏雨驿站    友情链接-杭州正原电子有限公司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